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地微尘传-> 第630章 老虎们

第630章 老虎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只听污垢大仙在他背上沉声说道:“你要是耍什么鬼心眼的话,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归于我心里骂了一声,嘴上却道:“咱们如今已是同道中人,你老大可放心。”

    污垢大仙用不屑的语气哼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归于我就这样背着污垢大仙一路而行,又走了一程,看看天黑,路径渐渐迷蒙难辨,归于我道:“如今天色不早了,咱们该找个地方过夜才是。”

    污垢大仙不语,过了一会,道:“我望见前面二十里地有个小庙,去了那里再歇息吧。”

    归于我举头前望,只见苍苍蒙蒙的,前面一径只能看到有林林总总的树木和山石,连个房屋都没有,哪来的小庙,不由得心下不高兴了,道:“咱们现在既然是同道中人了,你大可不必哄骗我。”

    污垢大仙嘿嘿一笑,道:“我如今是修真之人,目力自然比你这凡夫俗子要好了不知几百倍,你看不到是很正常的事。”

    归于我听了这话,噎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不过细细一想,污垢大仙说的话也是挺有道理的,当下便不再做声,埋头而走。

    天色现下不早了,越走越黑,污垢大仙虽然不重,但走了这大半天的,归于我确实有些累了,停下来朝前望望,道:“怎么还不见?”

    污垢大仙安慰道:“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会儿。”

    归于我抬头向前看去,此时天已全黑,前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连路径也仅仅是依稀可辨,他不相信即使是修真之人,便真的是千里眼吗?

    心里不由得恼怒起来,但现在和污垢大仙翻脸,天又黑自己又饿又累,翻脸是一点好都讨不了的,不如再走一段路程,等证实了老乞丐是一派谎言的时候,再翻脸也不迟,当下想定了,便咬着牙又走了起来。

    但这次走不多时,绕过一片松树林子,朦胧夜色中,前面隐隐现出一角红墙来。

    真的是一个庙啊。

    污垢大仙也喜道:“终于到了。”

    归于我惊喜交加,想不到这乞丐真的有两下子。

    他此时喜悦在心,力气也大增了起来,二三步便奔了过去,踏上几级石阶,一个规模不是很大的小庙便显现了出来,两扇刷的雪白的大门,一尘不染地静穆而立。

    归于我跑上几步,腾出一只手来,当当当地敲了起来,不多久便出来一个小和尚,见他两人这般落魄的模样,便让了进来,一径带他们到东厢房里歇息。

    污垢大仙道:“打扰师父清修了,我们迷路了,住一晚就走的。”

    小和尚道:“没什么的,山居简陋,还请两位不要介意。”

    小和尚安顿好两人,便去盛了些斋饭给两人吃,虽是素斋,味道也很差劲,但两人吃的还是很香。

    归于我吃完了,便四肢放开,舒适地躺在床上,道:“今天可累坏我了,待我好好的睡上一觉。”

    污垢大仙道:“咱们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小心一点好。”

    归于我哈哈大笑:“你一个臭要饭的,我又身无分文,难道还怕被打劫不成?”

    污垢大仙哼了一声,道:“那你睡吧,有什么事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这句话可是刺激了归于我,污垢大仙既然能在老远之处就能看见这个小庙,当是还有点神通的,他这话好像是预料到什么似的,归于我听了,果然不敢放开睡觉,当下又小心翼翼起来。

    这时又忽然听得有敲门声响起,归于我心道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人来,接着便听到嗷的有一声驴叫的声音,听到这声驴叫,归于我和污垢大仙都是一惊,这分明是赵正那只驴子的叫声,难道是这驴子最终被黑风寨主收服,黑风寨主也来了这里,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小庙里的小和尚打开了门,接着便听到赵正向小和尚诉说借住一宿的声音,接着听小和尚说出“两位施主”一类的话,不用多说,另一位定是黑风寨主了,后来又听得小和尚将他们让进西厢房的声音,驴子的叫声又响了起来,当是驴子被安插在外面的原因。

    又听得忙忙碌碌的声音响了一阵,不外乎是小和尚拿些斋饭款待黑风寨主之类的事情。

    污垢大仙和归于我相对而视,心中均是大喜,两人心中均是想到黑风寨主和赵正这是寻死路来了,只要稍稍设计,便可将他两人擒获,然后那匹驴子便可手到擒来。

    归于我却是想怎样将黑风寨主、赵正和污垢大仙三人一起一网打尽,然后自己独得虾嫫还有驴子,到时手拿虾嫫,骑着驴子,岂不快哉!

    归于我想着,脸上浮上了不可捉摸的笑,污垢大仙看在眼中,道:“怎样?”

    他问的这样无头无尾的话,归于我却是能听得懂,当下便将自己想好的计策,等黑风寨主和赵正入睡了,由他背着污垢大仙,在他们的房门四周都步下污垢大仙那能禁锢人的浓痰,然后引黑风寨主和赵正出来,等他们中了浓痰,被禁锢的时候,岂不是咱们手中的一块肉。

    归于我娓娓动听地描述着自己的计策,污垢大仙听得满心赞同,连连的点头,殊不知归于我的心里自有他的小算盘,等黑风寨主和赵正被制住后,他们一定会拼死反抗,到时自己把污垢大仙扔到他们的跟前,让他们来个你死我活,到时自己便可收渔翁之利,归于我想着,脸上的笑意更浓重了,嘴里却是说道:“等到时擒获了他们,老伯伯就可骑驴去九老山了,我也就省力了。”

    污垢大仙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是为自己着想。”

    归于我笑了一笑表示默认,污垢大仙哪里能晓得他的鬼心思呢。

    当下两人不再说话,都慢慢思谋着整个计划的完美运行过程。

    此时西厢房那边也不再听得有什么声音来,大概是他们吃完了饭歇息下了,又过了一会儿,彻底听不见响声了,接着,房中的灯也灭了。

    归于我站在窗子的缝隙间望了好久,直到那边灯熄了漆黑一片,而且再也听不到有什么动静了,才慢慢地转回身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床上的污垢大仙。

    污垢大仙此时身子半倚在床上,脸上污垢堆积,将他的本来面貌遮掩住了,也看不出他的伤势来,只是在这静夜中,他的喉咙中的气息有些重,还能断定他的伤势还在恶化着。

    归于我看了一阵,转开眼光,在房子中慢慢地踱起步子来,污垢大仙粗重的喘气声忽然止住,道:“情况如何?”

    归于我摇了摇头,道:“应该是入睡了,等一两个时辰,他们睡熟了,咱们再动手。”

    污垢大仙点点头,眼睛里放射出赞许的目光来,深深佩服这个小孩竟有如此的心计。

    此时,夜更深了,在小庙的院子里,四下里黑暗一片,只有驴子啃草料的声音,时不时的响了起来,黑风寨主在床上安然而睡,因为赵正是他的俘虏,所以他将赵正双手双脚都捆绑住,拴在床尾,以防赵正逃匿。

    但赵正一向是个认命的人,此时被捆绑住了,不能怎样自由的挪动,便安心地蹲在角落里点起瞌睡来。

    虽说他这样也能睡着,但不多时,黑风寨主的呼噜声便隆隆地响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响个不停,而且还有震耳之势,赵正本来还是蒙蒙然有睡意的,但在这样的惊涛骇浪下,仅有的一点睡意也被冲散的一点不剩了,一下子异常的清醒,赵正睡不着觉了,心里真是懊丧无比,正在这时,却从呼噜声外,听到了另外一种不同的声音。

    他心下警觉,马上极耳而听,只听得似乎是沉重的迈步子的声音,但并不像是人迈步时发出的声音,听了一阵,赵正有些迷糊了,竟听不出是什么声音来,他有心出去看看,但手脚被捆绑,根本无力挪动,他只得再极耳去听。

    初头听时,那声音极其的微弱,只有平心静气才能听得到,但过了不一会儿,那声音越来越大,竟隐隐有朝这边小庙而来的趋势,赵正心中大惊,心里没来由的有恐惧升了上来,此时也听出来,那声音似乎是什么野兽的迈步,甫甫向着这座小庙而来。

    在他心下惴惴不安的时候,只听小庙的院门啪的一声巨响,竟被撞的四分五裂,与此同时,只听一声野兽的大叫声响起,在院子中轰地大震了一下。

    床上正睡得发昏的黑风寨主刷地坐了起来,脸上还满是朦朦胧胧的睡意,他定了一定,似乎才清醒过来,细耳一听,院中有什么猛兽的声音,他从窗孔上望去,只见院中不知何时进来了一只老虎,黑风寨主不屑地心道:“原来是一只山猫儿,定是这附近山林中的,想不到这畜生这么狂妄,竟半夜闯到人家家里来了,坏了,定会对自己的驴子不利的。”

    黑风寨主想着,便起身推门而出,准备料理了这只老虎,但他推开门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从破门中接连的有老虎踱进,转眼间,眼前已有五只猛虎,黑风寨主倒吸了一口冷气,要是两三只的话,自己还是能对付得了的,一下子出来这么五只,自己可就难办了。

    只见那些老虎团团将驴子围在垓心,低头睁目,眼光在黑夜里闪着慑人的绿光,瞪视着驴子,而驴子一看出来这么多的老虎,也并不见有怎样的惧色,反而精神抖擞,摆着尾巴,低着脑袋,驴嘴张开,露出一副凶恶的样子,想要将老虎吓跑,老虎们都缓步而走,低低咆哮,每一声的咆哮都带起了一片旋风来,回旋在驴子的脚下。

    五只老虎从五个方面将驴子团团的围拢来。

    驴子并不惧怕,嗷地长嚎一声,声音虽不威猛,但隐隐也充满了霸道之气。

    黑风寨主见状,已祭出五只黑风镖,分打五只老虎的要害之处,只听嘣嘣嘣嘣嘣的五声响起,黑风寨主的五只黑风镖打在老虎身上全都掉落在地,竟没有伤着老虎的一丝一毫,而那些老虎此时也仿佛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似的,都将尾巴摆了一摆,就好像刚才的黑风镖打在它们的身上就和被蚊子咬了一口是差不多的感觉。

    黑风寨主一惊,这些老虎竟个个都皮粗肉厚的,当下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这时东厢房中的归于我和污垢大仙也将这一幕都看在了眼中,老虎的出现,使他们完美的计划就此泡汤,他们都拧着眉毛注视着外面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闯进这么多的老虎来,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可这山中竟一起出来这么多的老虎,真有点反常,看它们的动静,当是为这头驴子而来。

    五只大老虎围堵住驴子,一下一下地逼近,包围圈越来越小,围在垓心的驴子眼望四周,竟无有缝隙可逃,每只老虎几乎比它的身子大出了一倍,驴子在它们的围堵下气势上首先便输了不知有多少,但驴子仿佛直到大难临头依然都不能将倔脾气改换掉一样,依然是奋蹄长嚎,一毫都不退缩。

    这时,小庙中的那个小和尚匆匆忙忙地从后厢房中跑了出来,一见外面这架势,吓得腿肚子都软了,而这时又瞥见了黑风寨主,满身的黑布缠绕,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他进小庙的时候在黑夜之中,又跟在后面,而让赵正叫门,所以小和尚也没看清黑风寨主的模样,此时近距离见了这身打扮,立刻认定是劫匪无疑,慌忙往后跑去,黑风寨主叫道:“别走。”

    但小和尚见此情景,哪里还敢稍微停步,黑风寨主大怒,扑地一声,将一支黑风镖刺入了小和尚的后背,小和尚当即便摔到在地,黑风寨主上前一把将小和尚提了起来,见小和尚气息恹恹,还有一口气在,厉声道:“这里怎么会有老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