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情欲超市-> 人妻小少妇秦清芸

人妻小少妇秦清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林天龙回到自己的副院长办公室,品着香茗,怡然自得。

    耳边响起细软好听的声音:“你好,请问林院长在吗?”

    林天龙抬头一看,哇,好标致的一个小少妇啊——二十七八岁,瓜子脸,细弯眉,水汪眼,鼻梁挺,鼻尖翘,小樱唇,皮肤白嫩透着粉红,一件白色紧身无袖连衣裙把丰乳、柳腰、翘臀包裹得凹凸有致、曼妙无比。看得他是上面抬头,下面更抬头!胸前那对小玉兔好似要蹦出来似的,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酥胸挤出一道小小乳沟,一双修长光润美丽的长腿显露在外,肉色透明水晶丝袜更让腿部的线条显得更加魅惑,大半截大腿浑圆鲜滑一览无遗,更加诱人,一双极其高档精致的绒面绑带黑色细杯跟高跟鞋,与腿部的结合完美无缺,衬托出脚背圆滑优美的曲线。整个穿着和她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

    “哦,我就是!有什么事?”

    林天龙赶忙收回大概有一秒半钟失态的眼神,脑子里马上设计怎样给少妇“看病”的“程序”来。

    “我是苏怜卿的朋友,是她介绍我来您这儿的。请你给我儿子看看,这动不动就咳嗽的毛病老是不见好。看过很多医生了,就是不断根……”

    这时手机铃声也适时的响了起来,林天龙一看果然是苏怜卿的电话:“喂,怜卿嫂子,对,她已经来了,秦清芸是?好的,我会好好给清芸姐看看的,放心!你今天忙坏了?别太累着了,注意休息!拜拜!”

    “林院长,这两天电视台都说这边出了个小神医,真是想不到你这么年轻啊!”

    美少妇秦清芸柔声说道,“听说您现在是副院长,一般不给病人看病,亏了我和怜卿是好朋友呢!麻烦您给我儿子好好看看!”

    “哦——是这个小帅哥吗?来,让叔叔看看……”

    林天龙赶忙掩藏起失望,向美少妇秦清芸牵着的一个4、岁的小男孩讨起好来——以友善亲切的态度对待被他看中的人妻美少妇的家人,尤其是她的小孩,以博取她对他的良好的初次印象,也是“诱杏”的秘诀之一哦。

    小男孩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毛病,拿中医说法,就是体质偏燥容易上火,易发咳嗽、咽肿等症状,多开些温凉草药慢慢调理就成,能长期炖些蛤士蟆喝就更好了。但林天龙却花了1多分钟给她儿子看病,这可是他给人看诊的记录啊!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和秦清芸多说几句话,旁敲侧击地了解一下她的情况,以便“对症下药”嘿嘿……

    跟女人聊天是门艺术,火候的把握要因人而异。有的女人属于慢热型,要是一开始就聊那方面的事儿,会吓到人家姑娘,从而适得其反。有的女人生性保守,就算没有男朋友,也不会跟你聊那个。有的女人天生***荡,就算有了老公,也不介意跟你打情骂俏。这一切,都要在聊天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试探。

    秦清芸文静略带羞意,但说话却直爽,好像没什么戒心,加上林天龙的问话技巧,从小孩的饮食、卫生习惯入手,七转八拐的,居然让他对她家的整体情况了解了个十之七八。她和老公原来是一个事业单位的同事,几年前老公辞职下海,赚了大钱;去年,为了专心带儿子,她也辞职在家当起专职主妇了;儿子上幼儿园小班,她白天一人在家很悠闲,但也有点闷。

    好信息!“诱杏预估成功指数”6-%!

    林天龙一边给小孩开药方,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把人妻美少妇秦清芸诱上他的看诊床。他抬头神情严肃地看了看她的脸,故意做出犹豫之色,然后请她把右手放到桌上,给她把脉。

    大概是林天龙的严肃使她产生好奇,秦清芸乖乖地把手递给她。哇!好柔软的小手、好滑嫩的手腕啊!

    享受了半分钟的柔滑感觉,林天龙松开她的手,皱皱眉头,问她:“清芸姐,腰椎部位是不是经常有痛感?”

    “岂止呢?颈后还经常疼呢……林院长,你真是厉害,把把脉就能知道!”

    秦清芸的声音如黄莺娇啼,搔得林天龙心里痒痒的。

    “哪里哪里,我是吃这碗饭的嘛!”

    林天龙一边谦虚着,一边心里暗笑——这把脉和腰椎有个屁关系!其实,现今这脊椎病在城市里算是最普及的病,再说她在事业单位呆了好几年,这两年又在家里闲着,肯定少不了玩电脑上网什么的,都是“闲坐”、缺少运动的活,没脊椎毛病才怪呢!大凡这种人来看病,他一说脊椎病,一蒙九个准!呵呵。

    “不过这脊椎病有轻有重,你也不用担心,像你们这样出头的年轻人,趁早治疗,一般都可以治愈的。”

    林天龙故意把她的年龄说轻了几岁,见她在担心自己病情的同时,又有点欢喜之色就趁热打铁道,“我的电疗按摩效果不错,治好了不少脊椎病患者……”

    “那真是太谢谢了!可是电疗会不会很痛……”

    秦清芸迟疑地问道。

    “说是电疗按摩,其实是我的气功按摩达到电疗的效果,感觉好像电疗似的麻酥酥的非常舒服,你放心好了。要不……你到这里,趴在上面,我先给你看看病情,也好安排出治疗方案来……”

    林天龙一脸正色、又不乏热情地看着她,见她稍稍迟疑了一下,脸上泛起不易察觉的两朵红晕,然后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往看诊床那边走去。

    林天龙心里那叫一个兴奋啊!但脸上却不露一丝喜色,低头从抽屉里找出一本估计柳若儿落在这里的动漫书,递给小男孩:“小明乖,妈妈要看病,你一个人在这里看看书好不好?”

    “好的,我不吵妈妈。”

    小男孩高兴地拿着书看了起来,又回头天真地跟他妈妈说,“妈妈也要乖哦,打针不要怕,不要哭。”

    “呵呵……妈妈知道,你就乖乖地看你的。这孩子……”

    身后传来秦清芸甜甜的笑声,回头一看,原来她已经脱了高跟鞋,趴在看诊床上了——看来妈妈也很乖哦!嘿嘿。

    看着床上趴着的秦清芸,林天龙狠狠咽了一下口水。白色紧身连衣裙把她娇好的身躯紧紧包裹着,细腰处深深下陷,圆臀处高高翘起,裸露的手臂白嫩如藕,裙裾及膝,膝弯和小腿肚上淡蓝色的细血管依稀可见。白裙薄透,里面有衬裙,但丝毫掩盖不住两瓣臀肉的圆翘,杏黄的小内裤也从衬裙里朦朦胧胧地透出诱人的形状来。

    秦清芸的脸朝着里面,只看得到耳前一小片粉颊,但玲珑剔透的耳朵和鬓角几丝秀发已撩得林天龙的心痒丝丝了。

    “这里疼吗?这样按会痛吗?这里呢……”

    林天龙沿着她背后的脊椎边按边问,都是些正规的检查动作,但手掌触及秦清芸柔若无骨的娇躯,心中邪念频生,恨不能早点查出她的病发处,好开始他的“售后服务”终于查出她只是颈椎和腰椎微有疲损现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毛病。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建议她去拍一下X光片,以防有轻微的骨质增生。

    医生的职责完成了,下面该开始他的“探杏之旅”了。

    林天龙让她双臂上举交叉在头上,说这样能拉直脊椎,方便他进一步检查。其实当然是胡扯,为的是能看见她的腋下。她不知就里地举起手臂,露出那凝脂般的腋窝处十几根淡淡柔柔的腋毛,好像轻轻飘动了一下,但却重重地挠了一下他的心窝。

    在盛行刮毛的今天,能见到这么好看的极品腋毛,真是难得!由此可见,她是个天然无修饰的清纯少妇,是他喜欢的类型!

    林天龙的手掌已经开始在她整个玉背上“运动”起来,并语调温柔地对她说,这是祖传的推拿术,对缓解脊椎疼痛很有帮助。注意,进行这些“售后服务”的时候,林天龙一般都会配以温柔的语调,因为他在省城医校上学期间研究过女性心理学,上面说女性在前戏时,对温柔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特别敏感,丝毫不亚于对被爱抚的渴求。

    林天龙又“运动”到秦清芸腰部,双手呈八字型,掌跟按在其腰椎发痛处,时轻时重地按揉着,指尖部分却全在她柔软的腰侧轻触着。不知是舒服,还是感觉痒,她身子不易察觉地颤了一下。林天龙发现她的小巧耳廓有点发红,从微微起伏的背部看,好像还有点呼吸不畅的样子——有感觉了!他心里暗喜。

    第18章红杏引诱

    慢慢地,林天龙又将双掌跟按在她的肩胛骨上揉了起来,目标当然不是那肩胛骨了——嘿嘿,是腋窝啦!双手仍呈八字,食、中、无名三指轻碰腋窝嫩肤,并不时搔到细细的腋毛——爽啊!

    秦清芸好像特别怕痒,身子一抖一搐的,似想躲避,又不敢言语,终于耐不住了,“嗯——”

    的一声,双臂一收,夹住了他的指尖。

    “怎么啦?哦——怕痒是?对不起。但腋下也有一个跟脊椎有关的***道,嗯,下次再给你推拿。不过,可别因为怕痒,再夹住我的手了哦,呵呵……”

    林天龙一边胡诌,一边跟她开着玩笑,好让她放松下来。

    接着,他把双手顺势下移,捉挟般地在她背上重重按了几下,一边用掌心感受着秦清芸的玉背柔肌,一边想象着她下面那对丰满***被压成饼状的情形,他的***不由自主腾地抬了一下头。他还得寸进尺,用双手指尖呈包围状兜在她的肋侧,偷偷感受了一下被挤出乳罩来的乳根嫩肉。当然,这一切都得浅尝辄止,要装出无意的样子,不然就前功尽弃了——他林天龙可不是那低级的“咸湿医生”哦!

    回头看了一眼小男孩,还真乖,看动画书这么投入,长大一定有出息!他喜欢安静的小孩,尤其是妈妈被林天龙“按摩”时,在一旁安安静静看书的小孩!

    他边按边语气柔和地向秦清芸耐心解释着疏通筋络之类的“医理”可爱的秦清芸早被他在她腰背各敏感处揉得晕头转向了,对他那些胡编乱造的理论,她心不在焉地“嗯,嗯”回应着,身子就像在听他双手指挥似的,一按就一颤。

    林天龙的双手按住秦清芸的肩头,略带着力道,缓慢地捏着。

    而后,在秦清芸一声声舒畅的闷哼中,他的双手在她的背上卖力地揉捏起来,时而揉捏脖后颈椎,时而按推肩颊骨,时而捏拿脊椎,时而推抚腰肢。偶尔,在接触到敏感部位时,比如腋下或腰部,秦清芸的内心会泛起一丝担忧和羞愧,但是她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有时秦清芸心里在想,这个年纪轻轻的林院长一定为不少人气功按摩过,自己要是太害羞反而会显得小气,也许会被嘲笑的。有了这样的想法后,连秦清芸自己也觉得惊讶,自己为何会变得这样爱面子。作为人妻,与陌生的男人产生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自己居然会有这样任性的想法,这在日常的她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此刻秦清芸的大脑已经慢慢变得膨胀、发热,脑皮层深处似乎有一团火焰开始在燃烧,身体也好象不再抵触这种陌生而亲密的接触。

    为了更好地“疏通筋络”林天龙把手又移到她的双足上。玉珠般的脚趾、滑嫩的脚底、浅浅的足踝窝、细柔的小腿肚,都被他“推拿”了个遍。尤其是那十粒圆润剔透的脚趾,可爱得让他有吮吸的冲动。等他的手上移到大腿的时候,发现秦清芸的腿肉一下子绷紧了,身子难耐地扭动了一下,头稍微抬了一下,但欲言又止接着又俯首贴枕,任他施为了。

    林天龙小心翼翼地在她腿上“推拿”着,虽然很少触及敏感的腿内侧,但她的颤抖还是愈发频繁起来。他想这主要是心理上的因素?女性心理学上说,女性是感性动物,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对象、不同的心情,都会造成其对性渴求的不同感知——也对,这会儿要是换了丈夫在家里为她这么按摩,老夫老妻的,说不定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按了一会儿,林天龙很自然地把她的裙子掀到***上,露出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下凝脂白玉般的双腿。

    秦清芸轻轻“嗯”了一声,右手动了一下,好像是想去遮挡,但随即又不动了。林天龙开始轮流按捏着秦清芸裸露的***。这会儿他可不会放过那敏感的腿内侧了,时轻时重,时而重捏、时而轻扫,弄得秦清芸呼呼直喘气,时而收腰时而绷腿的,看样子是舒服之极,也羞急难耐!

    这时裙子虽然盖住她的***,但他只要稍稍低头,就能看到她腿根一小片杏黄的内裤,而且正是包着鼓鼓***的部位。小内裤是那种紧身又有弹力的,包得秦清芸蜜唇形状毕现,中间阴缝深陷,还有指头大小的一小汪湿迹——真是个敏感的人妻美少妇!

    林天龙的手若无其事地渐渐向她腿根处移动,发现越靠近秦清芸腿根的腿肉越是嫩滑可手。这时候到了“诱杏程序”最关键的环节:对秦清芸最私密的***,该不该碰?亲密接触还是浅尝辄止?这对任何一位“诱杏类”医生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策略和技术问题,归根结底是对时机和度的把握——轻易放过,以后说不定秦清芸不如约来看病白白浪费了一尝人妻***滋味的唯一机会不说,错过了试探人妻“出墙指数”的时机才是最可惜的;操之过急,则很有可能前功尽弃吓跑人妻,遇上封建贞操感念特强的甚至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别急,林天龙可是“诱杏高手”哦!

    看了一眼秦清芸裙底的杏黄内裤,他瞬间制定出了自己的“探杏计划”他迷信颜色,喜欢根据人妻少妇的内裤颜色制定“作战方案”——对穿白色、灰色、肉色等比较保守颜色的人妻,他一般都特别有耐心,不到五、六次不轻易下手;对内裤颜色是黄、绿、蓝等色柔而又不乏青春活力的人妻,第一次他一般都只是玩玩“擦边球”以试探为主,点到为止,然后慢慢由“试”转“诱”循序渐进;对穿红、黑、紫色,或特别新潮性感内裤的人妻少妇,他就会热血沸腾,在第一次试探过程中就下“重手”不把她内裤弄湿了决不罢休!

    说时啰嗦,那时简明。林天龙捏着她靠近胯部的嫩腿肉,现在还不能施展他赖以成名的偷心龙爪手,只是偶尔用掌侧若有若无地轻触一下被秦清芸夹得鼓鼓的***。感谢那薄薄的棉质内裤,虽然只是轻触,但手感极佳,就像亲触秦清芸***的嫩肤。

    秦清芸紧张得腿肉一绷一绷的,难耐地憋着气,好长时间才长长地呼一口气,耳廓、耳根已憋得一片通红。再看那杏黄内裤上的湿迹也扩大了不少,有橄榄那么大了。林天龙趁着一下大力抓捏的劲儿用掌侧重重挤了一下秦清芸阴缝——哇!肥肥鼓鼓、软软暖暖的,正点!

    同时,他那灵敏的掌侧感觉到那团小湿迹上明显的粘性——看来秦清芸正处排卵期,这几天正是他下手的绝佳时机,决不能错过!

    “今天就先这样,下次直接到我这里来做电疗按摩!”

    几分钟后,林天龙轻拍了一下她的嫩腿说道。他预估和秦清芸还会有“好戏”决定今天先点到为止,放长线钓大鱼!

    “今天的推拿只是暂时舒解一下疼痛而已,关键还得靠针灸,你哪天来都行。”

    看着秦清芸满脸羞红地爬下床整理自己的裙子,他心里那个爽啊,“对了,清芸姐,我把手机号给你,你或你儿子要还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

    “谢谢……”

    秦清芸不敢拿正眼看他。

    “咦?我的笔呢……这样,你把手机给我,我直接拨到我的手机里……”

    林天龙不容她有思考的时间,边说边伸手在她面前。

    秦清芸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把手机递给了林天龙。别小看这几秒钟的犹豫,这说明她已隐约意识到他在变相地要她的手机号,但还是给了他——有戏!“诱杏成功指数”上升至%!

    一切搞定。和小男孩道别时,把那本动漫书也送给了他。对秦清芸则恢复了不冷不热的态度,只说她儿子的药最好在康华医院抓,比公立医院报销还多十个百分点。

    “林院长,你好……”

    天啊,老天爷真是善解人意,刚想到谁,谁的声音就出现了!如天籁之音,萦萦绕耳,舒人心肺!

    “你是……哦——上午来医院给小孩看过病的,清芸姐,看我忙得!请坐,请坐!”

    林天龙尽量掩藏深深的惊喜,还得装出对她没什么印象的神态——做“诱杏医生”也挺累的是不?但随即看见她身后的小跟屁虫,心又凉了四分之一。

    不过秦清芸能来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谁叫人家是个美女呢!有难度才有挑战性,征服后才有成就感嘛!再说经过上午的“擦边球”她还来,这说明她喜欢这种“隐性出墙”的刺激感觉!“诱杏成功指数”又上升至81%!

    秦清芸说X光片要星期一才有,到时拿来给他看,还说上午被他推拿过后感觉好多了,听苏怜卿说他今晚总值班,所以这会决定再过来进一步做针灸治疗……

    林天龙“嗯,嗯”地应着,一脸正色,心却早被秦清芸说话时既优雅又妩媚的神态所迷醉。

    她现在上身穿的是一件CK牌的白色紧身恤衫,胸前绣着一颗粉红的桃心和一行淡蓝英文字,把半透布料里的粉红乳罩遮得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条水蓝薄料牛仔裤,包得腿部修长、***圆翘圆翘的。美女就是不一样啊,简单的衣服在她身上一搭配,竟如此大方而有风韵,熟媚之中又透着青春活力。

    小男孩还抱着上午那本动漫在看,把小男孩安排在办公室角落的沙发上之后,林天龙让少妇像上午一样趴在看诊床上等着,自己一边做针灸前的准备工作,一边在心里斟酌着这番试探的最大限度。

    前面说过林天龙还是很有“医德”的哦,所以接下来都是非常正规的针灸和推拿治疗过程……在其间的技巧***谈中,林天龙了解了有关她的更多讯息:芳名秦清芸,芳龄,结婚已经6年,和苏怜卿是中学的同桌好友,丈夫在生意上的应酬很多她平时在家里很闲,除了看看翠微居的言情,也玩玩QQ聊天,但从不敢约见网友,等等。

    忘了说了,这时秦清芸的上身只戴着乳罩欺霜赛雪的玉背上只系着根细细的乳罩带。牛仔裤也早被林天龙脱至臀下,那条粉红的小裤衩也被他拉下了一半,裤腰松紧带正紧紧绷在最丰满的臀峰处,露出深深的诱人臀沟和靠近腰部的两个可爱的小臀窝。

    刚才扒她小内裤的时候,少妇紧张得想伸手去拽,但听到林天龙温柔的解说“多大了,还害羞啊?***上也要扎针的……”

    之后,才羞红着脸任他扒。但他的话却引来了好奇的小男孩,在一旁兴奋地叫着“妈妈***打针,妈妈***打针”羞得少妇直斥他“那边玩去”这么小就为女人的***而兴奋,真是可造之才!嗯……林天龙心道要是早个、6年认识他妈,说不定他还真是他生的呢,嘿嘿——想什么呢?认真工作!

    可不得认真工作?小男孩在旁边看着,林天龙只能装模作样地在少妇***上也浅浅地扎上几针——本来哄着拉下她内裤之后,准备就在臀上刺几下了事的,现在倒好!幸亏臀部没什么要害的***位,也幸亏小男孩没多大耐心,看了不到两分钟就一边玩去了,林天龙赶紧悄悄拔下少妇臀上的几枚银针,心里哭笑不得。

    更有意思的是,当林天龙拔完少妇身上的所有银针,告诉她要开始推拿的时候,她迫不及待伸手想拉上内裤。他就故意抓捏着她的手臂开始“推拿”令她几次都够不到自己的内裤,又不敢吱声,脸却胀得通红。好不容易够到了,刚拉上一点,手又因他在她肩部的推力脱离了内裤的松紧带——她大概以为已经拉上,但其实小部分雪白的臀肉和细窄的臀沟还兀自诱人地露着呢!嘿嘿……

    正规的针灸和推拿结束之后,林天龙的“诱杏行动”也该开始了。

    林天龙先是帮她脱下牛仔裤——把一件紧身的裤子从少妇腿上扒下来,像剥香蕉一样慢慢露出里面白嫩的大腿、小腿,还伴着少妇颤颤的羞意,那感觉真是……

    下辈子他还要当医生!然后在她颈后、锁骨、腋窝、肋侧、腰际、足踝、脚底、脚趾、小腿肚、大腿等全身的敏感处很有耐心地“推拿”了近半个小时……接着,林天龙准备重点攻击她的丰臀了。

    他双手几乎是捧着她的两侧髋骨,先用两根大拇指重揉她的腰窝,然后边揉边往下移,经过臀窝、臀峰,最后停留在尾骨上。这个过程中,少妇被林天龙揉得一颤一扭,舒服得“嗯,哼”直吟,连遮羞小裤衩被他偷偷用掌心“磨”下来一大半了也没察觉。

    这时,因为内裤松紧带绷在比起先还要低的位置上,使得原本包着沟壑幽谷的裆部慢慢脱离开来。林天龙稍稍一低头,哇,终于窥见少妇神秘的蜜唇了!虽然光线有点暗,但看起来一点没有那种房事过多的黑褐感觉,反而透着少女般的粉嫩,毛好像也很少。阴缝紧紧,嫣红的小蜜唇从里面探出一点点来,晶莹闪着水光。

    再看小裤衩裆部的加厚处,已是湿漉漉一团,还带着白乎乎的粘液!

    咦?哦——猜他看到什么了?一条银丝!从小蜜唇连着内裤裆部,足有一寸来长!闪着白莹莹的光芒!

    接下来就要到他在心里设定的今天的“试探限度”了。林天龙先是按住那两瓣丰满圆翘的臀肉一阵揉压,之后又调皮地把它们往两边一分、再往里一挤,透过内裤和臀肉的间隙,少妇淡褐色的小菊花在臀缝里一隐一现的,看得他心痒难当,口水直咽!欲念骤剧,捉挟心起,他狠狠把两片臀肉往旁一分,重重按住压着。

    少妇不知就里,以为这也是推拿的一部分,兀自忍着稍稍的疼痛。她哪里知道,自己神秘的小菊花已经完全暴露在林天龙这个色医的眼皮底下!

    这样持续了足有一分钟,小菊花在凉凉的空气中和林天龙色色的目光下一张一缩的,煞是楚楚可怜!

    林天龙见她这样都没异议,就进一步把两个大拇指慢慢移到***和会阴附近,在那里时轻时重地揉按起来,还不时柔声问道:“清芸姐,这样疼吗?疼就说出来,我按轻一点。但稍微疼痛才有效果哦,最好忍一下……”

    其实哪里会疼?这地方可是女人的超级敏感处,其地位仅次于***和***甬道前庭的G点。果然不一会儿,少妇就哼哼起来,腰腿一绷一绷、***一夹一夹的,全身玉肤也在微颤中泛出诱人的粉红色泽。蓦地,她身子往后一弓又往前一挺,把脸深埋枕间,嘴里还是发出“呜——”

    的如吟似泣的声音,***使劲一夹,腿臀肌肉刹那形成一体,把林天龙的拇指紧紧夹住了。

    为了避免过早地捅破那层纱窗纸,林天龙当机立断把手指一抽再定睛一看,只见少妇的臀缝、腿缝因紧绷而形成一线,蜜唇也被臀肉夹得看不见了,一股乳白色的***浆汁从紧夹的臀腿缝间慢慢溢了出来……

    “妈妈羞,妈妈怕痛……”

    该死!少妇的哼声把小跟屁虫给招来了!

    林天龙赶紧用身体挡着,再借一个从腿、臀至腰部的按摩动作巧妙地将少妇的内裤恢复了原位——高潮余韵中的少妇好像丝毫没有察觉!

    心中稍稍失落之余,也为轻易给少妇“按”出高潮而惊喜——都还没怎么施展林天龙的拿手绝活电疗按摩呢!要是下次……岂不……嘿嘿……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小明真是乖孩子,告诉叔叔,刚才都看了哪些故事啊?能讲吗……”

    林天龙抱起小男孩,坐在办公桌前,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瞄着少妇起身穿衣拉裤时羞答答的神态。还注意到少妇在拉上牛仔裤时,大概是牵扯到因高潮而肿胀的蜜唇,或是粘乎乎的***粘在内裤上不舒服,偷偷瞥了他一眼,见他没有注意她,就快速地转身在裆部拉了几下。

    接着,林天龙一直亲热地抱着小男孩,一边向她介绍一个疗程要做次针灸和推拿,平时应适度锻炼,不要同一姿势坐着超过一小时等等,她似听非听地“嗯,哦”应着,脸上红晕一直未退。

    送母子俩出门的时候,林天龙见她的走姿好像还有些不自然,那些粘稠的***还在少妇羞处作祟?嘿嘿……

    她到底有没有察觉自己春光乍泄呢?有没有发现自己高潮喷液的糗态被他一览无余呢?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