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汉家天子刘玄德-> 五十四章:初会孙坚

五十四章:初会孙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佐助,公彦,汝二人怎看城外林中的那千余人马?”

    郡守府邸的一间堂室内,刘弘问着坐于他左右两侧的刘佑与贾威,这几日相处磨合下来,三人关系进展迅速,颇有些如鱼得水的意味。

    刘佑、贾威二人闻言先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皆锁眉深思,关于城外那千余人马的那份密报他们都看过了,不过其中内容极少,除了大概人数之外,其他诸如武器、甲胄、大纛、旌旗等关键的信息一个也无,实在是不好对其兵卒的战力、所属的势力、所来的目的有一个较为明确地判断。

    “刘公。”过了一会,终是刘佑先开了口。这称呼是他前日刚改回来的,其间并未有发生什么意外,顺利的如同水到渠成。

    “吾以为,这城外的部曲无非是来自其他州郡的援军或许逆的残部,一般的盗匪是聚不起来这么多人马的。”

    贾威点了点头,接着道:“不过说其是许逆的残部,可能应该不大,毕竟其主力已被吾军击破,残部逃窜四散,哪里有那么容易再收拢,就算侥幸聚集起来,来这山阴城下又想干何,难道是嫌吾辈功劳不够,特来相送吗?”

    语罢,三人都笑了起来,之后刘佑总结般地说道:“所以刘公,佐助以为这城外人马必是奉命从其它州郡赶来的援军。”

    “哦?”刘弘看向刘佑,声音中带着些考较的意味,“既是汉军,那为何不进城呢?”

    刘佑笑道:“恐怕其把吾辈当做了贼匪喽。不过若不是刘公与贾将军来援及时,其这般想,倒也无误。”

    刘弘笑了笑,对刘佑最后的那句话不置可否,转首看向贾威,说道:“公彦,既是这般,汝便速去城墙将‘汉’旗扬起,看看城外这支人马是何反应,说起来这倒是吾的失误了。”

    “诺。”贾威受令,起身告退。

    等贾威走后不久,刘弘又看向刘佑,问道:“对了,佐助,对百姓被逆贼所抢掠去的财物返还之事进行的如何了。”

    刘佑面泛苦色,显然这是一段让他并不怎么愉快的记忆,“此事大体已经完结,领回财物的百姓多雀跃欢呼,感恩戴德;不过尚有两事需与刘公提一提。”

    “其一,便是城中王家的那悍妇,胡搅蛮缠,毫不讲理,仗着自己是那妇道人家且膀大腰圆,硬是要索取不属于她家的财物。吾差士卒去驱赶她,其不仅不走还在那撒泼,甚至扬言要来郡府找刘公你为她主持公道呢。”

    “其二则是城中的那些大户,见刘公待小民宽厚,予小民被掠财物,也鼓噪起来,欲挟众势……”

    刘弘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沉声道:

    “他们欲干什么?那是吾等从逆贼手中缴获的贼赃,其也敢生起觊觎之心,真是利欲熏心,不知死活。”

    刘佑听着刘弘这义正言辞之语,心中暗道:“刘公果有英雄之相也。”

    “佐助,你下午遣人向这为首鼓噪之辈发个请柬,就言几日后我在这郡府设宴,到时请其相赴。”

    “还有那王家妇人,必须予以严惩,若让其如此嚣张下去,必有无赖之徒蜂拥效之,长久以往,善消恶长,这城中风气焉能不坏。岂不闻,‘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诺。”刘佑恭声应道。

    之后两人又讨论了一会近几日城中政事的处理情况,等讨论完毕,时间又过了两刻钟,接着刘弘站起身来向刘佑发出邀请:“佐助,去城上看看热闹如何。”

    刘佑欣然接受,并道:“佑正有此意。”

    接着两人便向山阴北墙行去,到了城墙之上,只见旗帜林立,“漢”字飘扬,而贾威已穿好盔甲,站在城墙正中。

    两人向贾威走过去,到了跟前,刘弘开口问道:“公彦,如何了?”

    贾威转过身,摇了摇头:“还未有结果。”

    众人便只好继续等待,大约又过了一刻钟,从林野中冒出了千余人马,他们高举‘漢’旗,缓缓前行,到了山阴城一里之外,方停下脚步,接着一个骑兵纵马行至来城墙之下,抬头高呼道:“汝等可是汉军?”

    贾威侧首看向刘弘,征询意见,刘弘笑道:“应他就是,不必问我。”

    贾威闻言,提高嗓门,大声道:“正是汉军,尔等又是哪一部人马?”

    那骑兵听到之后,却未有立即回答,头盔下英武的脸庞浮现出沉思的神色,再看其鼻唇眉眼,此人正是孙坚。

    城上的贾威久久得不到回应,不耐地再次高呼道:“喂,小子,汝速速答话可好。”

    听到这声催促,孙坚心中的狐疑若滴入清水中的墨汁一般,迅速渲染开来,他连忙将混乱的思绪细细地梳理了一遍:先是这山阴城头忽扬汉家旗,接着城上喊话这厮答应的又极是爽快,还有那林野坑中所埋的的汉卒与百姓。

    这些不寻常的事使孙坚不由联想起他幼年在院落中用麻绳系住的木棍支起罗网做陷阱,洒些黍米引诱鸟雀的往事来,想到这他抬头看了一眼城上的贾威,一种明悟从脑海扩散出来——此事必有猫腻!而城墙上看似善意的那厮或许就是用来引诱鸟雀的黍米。

    “好奸滑的贼子,若不是某家多智,险些上了这恶当。”孙坚心中暗骂一声,然而他虽自诩看破了陷阱,却未策马而逃,因为这行径在他看来,未免太过懦弱,非英雄之所为哉;反而仗着性子中与生俱来的那股莽夫劲,仰起头颅,朝城上大声喊道:“某看,尔等不像是汉军,反而像是那——”

    说到此,孙坚先是一顿,然后瞬间拔高音调,厉声道:“逆贼!”

    “哈哈哈……”城上的三人顿时笑做一团。

    “尔等笑什么?”孙坚却有些不高兴了,按他的想法,这些贼子被自己一语言中底细,定是惊惧交加,又恨又怒;怎么能像群傻子般地傻笑呢。

    贾威止住笑容,冲孙坚道:“笑什么?笑汝何其愚也。吾辈若是许生那伙逆贼,早就箭弩齐发,射死你这个自作聪明的蠢货,哪容得你在此聒噪个不休。”

    “哼。”孙坚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某只是一小小斥候罢了,尔等射死吾又有何益,况且以某家的武艺,区区几具弓弩就想害某家性命,怕是不易。”

    刘弘摇摇头对贾威道:“公彦,吾与这小子说罢。”然后便从垛口处探出身子朝下方的孙坚喊道:“小子。”

    “汝又要说什么?”孙坚略为不爽地回道,与所有刚刚成年的少年一般,他如今最讨厌的事莫过于人们还把他看做小孩子,更别说此人又不知要说什么谎言、用何等话术来蒙骗自己了。

    “汝说吾等是逆贼,那吾想问问汝,若吾等真是逆贼的话,刚才又怎敢直呼匪首许生的大名,难道就不怕事后被杀吗?”

    “这……吾……”孙坚顿时为之语塞,他此时也蓦然想起方才这未注意的小细节。

    刘弘继续说道:“还有汝以后若再要乔扮斥候的话,还是注意将头顶的那顶‘帽子’换换吧。”

    孙坚没有再说话,他默默地解开系在下巴处的绸带,接着一偏首单手将头盔从脑袋上取下来,然后看着手中这顶工艺复杂,明显较军中一般的制式头盔豪华得多的的头盔,目光复杂。

    但心中仅存的侥幸,又迫使孙坚道出了他心中最后一点疑惑:“那城外林中所掩埋的汉卒、黎庶又是为何?”

    刘弘闻言一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其所说的大概是前几日自己用来埋处罪犯所挖的千人大坑吧,当即答道:“那些人乃是趁逆匪破城之时,行淫掠之事,被吾依律所杀后葬于城外林地之中的。”

    所有的疑惑得都到了解决,但孙坚却未有因此感到哪怕一丝的喜悦、释然,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愿望与所有为自己所做过的蠢事、说过的蠢话而深深懊悔的人别无二致——如果时间能倒流那就好了。

    见孙坚又陷入了沉默状态,刘弘偏过头对贾威道:“这小子到底什么毛病,怎么说着说着便不言了?”

    贾威无奈地道:“明公,你问吾,吾问谁去。”

    良久之后,孙坚再一次抬起头,带着些苦涩的笑容问道:“汝等真是汉军?”

    刘弘郑重其事地颔首答道:“千真万确。”

    寒风中,在微薄阳光的照耀之下,孙坚那孤零零的身影看上去格外萧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