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修仙宅斗两相误-> 004 身世(二)

004 身世(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大小姐钟晓欣,生来丧母,过周岁时时父亲续聚了侯夫人沈氏娘家的侄女,于是钟晓欣生理上算是多了个母亲,其实精神上算是又丧父了。

    生母窦氏,当年是村里出了名的美人。

    听听吧……村里,可见得出身多差,窦氏是京外一个小村里教书先生的独女,早年妻子死了,后来女儿死了,于是他也死了。

    钟晓欣外祖一脉死光光,成了绝户,所以就不用提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钟晓欣的生母出身太低,所以钟晓欣在这府里倒从来没有碍过谁的眼,反而过的顺顺当当的,没什么大病大灾。

    侯夫人沈氏当年给嫡子娶的是有实权的伯府的嫡千金,给庶子娶了个教书匠的女儿,虽然说是庶子自己闹腾着看中的人,但到底本心里也有打压之意,后来二房窦氏死了,沈氏又给庶子续娶的侄女小沈氏,也是想全面掌握着庶出的二房。如今大房是她的嫡子,二房作主的是她的侄女,老太太在侯府里说一不二,当然不会把个死了母亲的庶孙女当眼中钉放在心上。

    话说要不是上个月钟晓欣的奶娘方氏病死了,逼得钟晓欣到了她面前哭求银子,老太太都忘了府上还有这么个人了。

    因为钟晓欣很少出现在人前。

    钟晓欣现在是14岁。当年窦氏生她难产而亡,不过奶娘方氏是早备下的,是窦氏同村的小姐妹,也就是紫竹的母亲,紫竹长了钟晓欣四岁,可以说钟晓欣与紫竹是没有血缘的姐妹,方氏当年因为日子太艰难,丈夫又出了事,窦氏就作主将她和女儿一起接进府里来,可以说是救命的大恩了,紫竹和钟晓欣两个人是一起被方氏奶大的,所以紫竹一向将钟晓欣视为妹妹。

    当年窦氏一个教书先生的女儿,如果不是长的美貌,又怎么会让一个侯府二少一见钟情闹腾着给娶了做正室,所以窦氏未死前,二房中那是独宠,钱财大多在她手里,窦氏怀相一直不好,早就给自己做了身后事的准备,连着钱财和孩子托给方氏。

    方氏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村姑,但心肠好,人也稳重,自窦氏死后,又因为二老爷要新娶,就带着两个孩子几个下人迁去了侯府一处极偏的院子里住,本本分分的守着院子,带着孩子,新的二太太沈氏要面子,吃穿用度至少饿不着这主仆几个。奶娘方氏看这府里的主子们虽然冷情,对个孤女不闻不问,但至少不会随意打骂,就对外称自家小小姐的身体不好,拘着哪里都不去。平日里别说是给长辈面前问安,就连逢年过节,该出现的场合,这位钟大小姐也绝不出来,在奶娘想来,远香近臭,平日不相见,总还有几分面子情,若常常来往,只怕会生事。按说这是极为失礼的事情,但钟家本来也就不是礼数周全的人家,也没人真的在意钟晓欣的生死,一开始是大家乐得没这么个人在,日子久了除了日常掌着二房,还按月发放月钱的小沈氏,其它人也就真的忘了钟家还有这么位大姑娘了,反而就这么让她平平安安的宅了14年。

    而事实证明,方氏这村姑虽然没读过书,但道理还是正确的,之前大小姐所在的绮罗院低调生活,和府里几乎没交集,也就相安无事生活了这几年,如今钟晓欣现身人前还没有多久呢,人就被推到水里差点……或者说其实就是死了。

    至于为什么大小姐钟晓欣终于抛弃了宅属性,决定离开乌龟壳出来晒晒太阳了呢,因为上个月,奶娘方氏病死了。

    当初窦氏掌着二房,手里就算有些钱财,也少得可怜,到底她男人是庶出,还是个不太务正业的,何况时隔14年之久,当初窦氏留给奶娘的钱早用完了,绮罗院里能当的东西也用的差不多了,于是方氏这次得了寒病,当然的就不会去看劳什子大夫,结果越病越重,死了。

    她死前,吩咐了三件事。

    一是紫竹、苦菊、银杏三个丫环,一定要照顾好大小姐。因为院子里的下人除了她就只这三个小丫环了。

    二是她的身后世一切从简,雇个人一张席子埋回村里就行了。因为绮罗院现在很穷。

    不过方氏是这样想的,钟晓欣却实在做不到,到底还是求到了祖母沈老夫人的面前,哭到了5两银子,让钟府的管事帮着安葬回村里。想想都觉得心寒,对一个照顾了侯府长小姐的奶娘的身后世,赏赐了5两银子,就是侯府几个主子身边的大丫环配人,府里赏赐的嫁妆也都是不会是这样的数。

    三是……也是重点是,方氏让大小姐钟晓欣以后多亲近大房。因为钟晓欣现在已经14岁了,是到了说亲的年纪了,方氏怕二房太太小沈氏面甜心苦坑了她的小姐,毕竟自古以来继母继女如婆媳,没有几个处的好的。又觉得大房那边同是嫡女,世子夫人出身大户人家,就为了面子,也多少会看顾些这侄女,所以才这样吩咐。

    方氏吩咐完,感叹了一句可惜不能亲眼看着小姐嫁人生子,然后才闭得眼。

    她哪里想得到,在她死后这久,钟晓欣就因为她的话去亲近大房,结果正好碰上大房亲表哥表妹游园,结果还是一个死字。

    因为这些种种,所以紫竹恨毒了这侯府上下,本来她一双吊三角眼就长得凶,如今心中的怨恨流于表面,那就更凶了。

    “苦菊,你服侍着小姐快趁热吃了吧。”紫竹将碗递给了苦菊,自己却拿下了苦菊之前透过水的抹布,继续做这佛堂的打扫工作,这间小佛堂并不是侯府里老夫人礼佛的佛堂,而是二房一处偏院,里面只几间屋子,供了一尊佛,在钟晓欣看来,更像是以前关那些受罚的姨娘用的,又冷又潮又阴暗。

    “这些丧了良心了,小姐这四天来可都没吃到点热乎的东西。”苦菊小丫环又是一副流泪状,将碗放到钟晓欣的面前。主仆两个人看了看这碗里的面,是手擀的细面,上面还撒着一层的肉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