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朝阳警事-> 第二百四十七章 毒贩(二)

第二百四十七章 毒贩(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江立和韩朝阳在回来的路上说说笑笑,派出所长何平原从接到江立汇报那一刻便开始紧张的忙碌。

    “老梅,我们什么关系,这个忙你帮得帮,不帮也得帮!现在什么位置,赶紧过来,耽误一天生意,我赔你两百行了吧,两百不够四百,局里不给我个人掏腰包!我这是没办法,这么大事不找你,我还能找谁,我还能信任谁?”

    杭教导员站在办公室门口,指指刚接通的手机。

    何平原微微点点头,站在办公桌前继续刚才的通话:“老梅,反正这事我就告诉过你,没跟其他人提过,姓封的要是跑了,我何平原有走漏风声的嫌疑,你梅胜利一样有。不是威胁,你现在无官一身轻,你会怕谁,我实在是没办法,李家窑的情况你知道的,找别人去真不行。好好好,谢谢了,事成之后请你喝酒,我先接个电话,你赶快过去,等会儿再联系。”

    “老梅答应了?”

    “总算点头了。”

    “答应了就好,石局电话。”杭教导员稍稍松下口气,急忙递上自己的手机。

    何平原下意识低头看看电脑显示器上的时间,举着手机道:“石局,我何平原,情况是这样的,我们所民警江立今天去李家窑帮一些不愿意来所里的群众办理二代身份证,在李家窑四组村民陶元家帮群众办理二代身份证时,无意中发现封长冬站在院门口朝里面张望。

    就打了一个照面,当小江猛然想起他是谁时,他已经不见了。

    小江反应过来,借故出去解手,装着找厕所,不动声色在附近转了一圈,结果一无所获。我分析封长冬可能刚潜回来不久,刚才跟小江打照面纯属巧合,他肯定受惊了,但不敢肯定小江有没有认出他。所以一接到小江汇报,我立即让小江收拾器材回来,以免进一步打草惊蛇。”

    封长冬涉嫌贩毒且开枪拘捕,两年前县局组织力量收网时他狗急跳墙、负隅顽抗,开枪打伤一个民警,幸亏没打中要害,幸亏抢救及时。

    正因为如此,他一直是龙道县公安局要追捕的头号通缉犯,两年前曾为追捕他成立过追捕专班。

    当年的案子是石局组织侦办的,石局记忆犹新,岂能错过这个将其抓捕归案的机会,追问道:“小江有没有可能看错?”

    “小江是户籍民警!”

    户籍民警天天看照片,对辖区的重点人口不可能没印象,更不用说封长冬这样的A级通缉犯。石局确认看错的可能性不大,又问道:“情报工作呢?”

    “石局,李家窑您去过,而且去过不止一次,那是全乡乃至全县最偏远的一个行政村,村民不多,外人极少去,生面孔在那儿太扎眼,不管安排哪个民警去都会暴露;村干部倒是有几个,关键当村干部一年没几个钱,他们把担任村干部当成一个副业。并且跟封长冬乡里乡亲的,甚至沾亲带故,所以也不能找他们。”

    “你找的谁?”

    “孙家坪以前的村支书梅胜利,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上过老山前线,经历过枪林弹雨,荣立过二等功。可能真正上过战场人才知道生命有多宝贵,从前线下来之后就退伍了,不管部队怎么挽留。如果当年留在部队他早提干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到八一建军节就跑新兰去跟他那帮老战友一起搞事。”

    梅胜利,石局印象深刻。

    一想到那个老兵经常给政府“添麻烦”,一想到局里不止一次派人去新兰市“参加”他们那帮老战友的饭局,石局便惊诧地问:“让梅胜利去,何平原,你是不是昏头了?”

    “石局,这么大事我敢当儿戏吗?”

    何平原抬头看看杭教导员,苦笑着解释道:“我跟他也算不打不成交,对他这个人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虽然经常给上级添乱,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绝不含糊。而且他不当村支书之后一直走家串户从事杂粮收购,干了十几年,周边几个乡的群众对他很熟悉,他过去不会引起村民警觉,能跟村民们聊到一块儿去。”

    李家窑那个犄角旮旯,也只有找这样的人去才行,换个人去立马会被村民围观。

    可梅胜利是什么人,如果说封长冬是龙道县公安局要追捕的头号通缉犯,那么,他梅胜利就是龙道县信-访-局关注的头号人物!

    石局觉得有些讽刺,冷冷地说:“何平原,你找的人,出了问题你负责。”

    “是。”

    “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局里正在抽调警力,正在研究部署。”

    ……

    局里正在组织警力,但肯定不会从新营派出所抽调,而是要把从其它单位抽调的警力往新营调。

    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除了要求搞好情报,没给新营派出所下达其它命令。

    何平原当这么多年派出所长,非常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也不需要上级刻意下达命令。

    先挨个打电话通知出去办事的民警赶紧回来,然后跟没事人一样回乡政府继续参加禁毒工作会议。教导员给匆匆赶回所里的民警通报情况,请大家从现在开始在所里待命,完了打开保险柜,取出并擦拭所里有且仅有的两把手枪。

    江立和韩朝阳早上去的地方最远,回来的也最晚。

    走进教导员办公室,见教导员和老常正在擦枪,立马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那股紧张气氛。

    “江立,何所就差跟局领导立军令状,你再想想,有没有可能看错,有没有可能看花眼?”局里正在紧锣密鼓部署,如果不出意外通往新营乡的大小道路已经有民警设卡了,杭教导员不想闹笑话,紧盯着江立很认真很严肃地问。

    “他体貌特征那么明显,又是我们辖区的通缉犯,通缉令到现在还贴在户籍室门口,我怎么可能看错,怎么可能看花眼!”

    这个很难说,通缉令贴在户籍室门口,你天天看见,久而久之容易产生错觉,这就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差不多。

    杭教导员觉得这个情况必须搞清楚,干脆放下枪,从桌上的文件夹里翻出一张通缉令,想想又登陆内网调出封长冬的户籍资料,起身让开位置,用普通话说:“小韩,过来看看,在协助江立帮李家窑村民办理二代身份证时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李家窑村不大,村民不算多,但村民们都涌进一个小院儿时就多了。

    韩朝阳看看通缉令上的照片,再看看电脑上的照片,一点印象都没有,尽管相信江立不会看错,但这么大事不能撒谎,只能凝重地摇摇头。

    “你不是带了执法记录仪么,执法记录仪有没有开?”

    “教导员,对不起,我想着办身份证又不是接处警,所以就没开。”

    “这不怪你,你至少还带了,江立甚至没带。”

    拜托,那是A级通缉犯,只要有线索就要组织力量围捕,现在居然讨论这个。

    江立感觉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急切地说:“教导员,我今年才28,没老眼昏花,绝对不会看错,错了我负责,我负全责!”

    “急什么急,我就是确认一下。”

    “现在怎么办,局领导怎么说?”

    “待命。”

    “何所呢?”

    “在隔壁参加禁毒工作会议。”

    有没有搞错,是禁毒工作重要,还是参加禁毒工作会议重要,江立觉得有些荒唐,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杭教导员突然道:“快十一点了,中午你做饭。”

    好吧,吃饭也重要!

    江立彻底服了,悻悻地拉开门下楼。

    “江哥,我去帮你打下手。”应该信任战友的,可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韩朝阳特别内疚,急忙追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