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混在美利坚的日子-> 第三六八章 交换

第三六八章 交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人脉是乔治现在最急缺的一环,虽然华人在美利坚的地位不高,并且处处受到打压,但并不能否认经过几十上百年的辛勤劳动,默默发展,积累财富,他们一旦拧成一股绳的话绝对一股庞大的力量,能够给予乔治非常多的帮助。

    王老的人情很难得,乔治在瞬间就想明白了,王老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支持乔治的意思却在不经意间显露了出来。

    乔治并不是笨蛋,跟随杨伟业这位北大高材生学习了这么多年的华夏语言文学,如果连一点暗示都听不明白的话,可以回到娘胎重新回炉重造了。

    是以,他心中虽然激动,急切,但面上并没有任何兴奋的表现,反而是一副晚辈孝敬长辈是应当的事情。

    乔治的回答让王老很欣慰,他知道乔治听明白了自己话中潜藏的意思,瞬间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直欲言又止的孙子王庚,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孙子在同龄人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学识,做人等等,都在很多人之上,但与乔治一比较还是差了很多。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要求他回来接手自己的玉器店的原因,也只有在这里他才可以安全的度过一生,不然,他很可能会在某个时间点,被某些人算计进一些不应该的事情当中。

    “哎”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这并不是自己强加给他们或者强行改变就可以的,不经历一些事情,不去认真的体会人生,深刻的感受这个社会,是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的。

    不过好在,他与乔治的关系不错,这个位列瓦特家族继承人行列的小家伙,绝对是人中龙凤,只看他在近期的所作所为就可以知道他的未来绝对不是止步现在的。

    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只要王庚不是太过出格,或者被别人逼上绝路,一般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乔治都会替他解决,毕竟经过他这一段时间加上以前对乔治的了解,深知乔治是一个对朋友,对长辈,只要他认可的人,绝对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前提是你要真诚的对待他。

    如果像那些正在诋毁乔治的人一样心怀叵测的话,一旦触碰到乔治的底线,那么迎接他们的将会是狂风骤雨般的报复。

    “哎,看来需要自己出手来清理门户了,不然以前的那点情分尽了,什么也就没了。”

    王老再次叹了一口气,想着那些正在算计,诋毁乔治的人,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在内,毕竟华人争取自己的权利,这需要所有华人团结一致来共同争取,而不是靠着某一个人来替他们运作。

    哪怕某个人能够做到他们的诉求,只是自付出与得到不成正比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去做的,这里是美国,雷锋式的人物是不会出现的,白求恩那样的人是出现在枫叶之国加拿大。

    美利坚有什么,自私,贪婪,利益和金钱。

    不一样的国度,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社会的人际交往,社会规则是不一样的,没有付出只想收获,世间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在心中做出决定之后,身着一身唐装,住着拐杖,脚穿布鞋,手拿两个玉石打造的玉珠来回把玩的王老,随意的与乔治聊了一会,亲自再次试探了一下这个自小就出现在唐人街,经常与街上的人打成一片的乔治。

    确定了面前这个乔治并没有随着自己的财富地位的变化而发生任何改变之后,脸上终于自见到乔治起第一次露出的欣慰的笑容。

    只要乔治没有改变,那么他认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就是对的。

    当然,他也有借着乔治的这次事情的机会来清理一下那些隐藏在华人中的害群之马,只有将这些人剔除出去,原本的团结一致的华人才可以重新在次回到正轨上面来。

    “人老了,精力不比从前,做了这么一会就觉得非常的累了,你们两人许久未见了,好好的聊一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老人拄着拐杖站起身,迈步向着玉器店后面的院子总走去,至于钱的事情两人再也没有提起过,乔治说的话他也不置可否,到他们这个地位,钱不是问题,重要的反而是金钱之外的那些事情。

    望着老人推开厦门进入院子中,不见踪影,乔治回头扫视了一眼这间小店铺,别看这间门店比较小,只有三十平左右,可是后面院子却不小,完全是按照京城的四合院形式建造的,并且已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了。

    能够在唐人街拥有这样一间住宅,完全可以预见王庚家的实力,如果是一般人绝对不会有能力居住在这样大的地方,哪怕这里是华人自治,也不行,在以前白人可是随意的抢占华人的家产,将华人赶出大门,警察并且会笑嘻嘻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离去,而不会上前有任何的帮助。

    老人离开之后,乔治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任然情绪有些激动,没有任何表示的王庚,心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对着站在一旁的亚瑟努了努嘴,示意他帮助仍然在柜台那里乐此不疲的好似想要将正价店铺都给搬空一样的帕里斯希尔顿,将那些她挑选好的首饰都一起包装起来。

    他知道王庚此时的心都在王老的身上,毕竟老人的年纪那么大了,一旦自己亲自出手雕刻那块玻璃种红翡,心力,精神将会损耗甚大,甚至一个不好,会伤及本就亏损老化的根基。

    既然如此,乔治也就不想继续打扰王庚,毕竟关心长辈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他忘记了王老还有几个在美利坚以加拿大等地的徒弟,有他们在,老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出手,只要他们将东西雕刻好,老人到时候拿出来交给乔治就好。

    乔治唯一需要的就是老人的标签,这是一张名片,有了这张名片的存在,红翡雕刻的首饰挂件的价值将会大幅度的提升,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识货之人的眼中绝对会受到追捧,这会让他将要送的人们的虚荣心,被吹捧的心得到满足,这才是最重要的,乔治最看重的。

    不过这一点乔治并没有点破,这需要王庚亲自去悟或者询问王老,这样才会记住这一点,在以后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他现在说什么对方都不会听进去。

    他对王庚的性格知之甚深,虽说不喜欢也不想接受爷爷的这家店铺,继续从事祖业,但孝心却是他最让人称赞的地方。

    在乔治看来有孝心的人才是值得深交的人,这样的人,无论道德或者性格有什么瑕疵,都将瑕不掩瑜,并且在做了愧疚事之后,会在某个时间给对方一个交代的。

    看着亚瑟帮助帕里斯希尔顿将一些她所挑选出来的手镯,挂件等等全部收拾好之后,乔治在听到亚瑟无声的报价之后,在口袋中抽出支票,在上面填写了一串数字之后,撕下支票,推到王庚的面前,站起身,提出告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