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放开那个女皇-> 第一二三章 来者不善!

第一二三章 来者不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白河双手没空,头却甩来甩去的做出一个被打耳光的动作,接着道,“那天这骚包见你家相公我文采出众,在怜星那小妞面前出尽风头,便怂恿那帮才子,哭着喊着求我打他们的脸,我见他这么有诚意,只好成全他了……啪啪啪!说起来,我这手现在还有点疼呢,等下得问他要点汤药费才行……”

    “打脸?手疼?”二小姐一愣。她早已打听清楚当日笼烟楼内的事,知道他和姚公子有过摩擦,只是“手疼”和“打脸”这个说法倒是新潮了点,她从未听过,一时间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也是冰雪聪明的人,想了一下便心领神会了,也娇笑了起来:“对方这么多人,还真难为你,不过汤药费就免了吧,免得人家说咱们林家小家子气。”

    “娘子有命,为夫岂敢不从?”白河哈哈一笑,心道这二小姐平时看着严肃,没想到调皮起来也是有趣得紧啊!

    玩笑归玩笑,二小姐还是提醒了一句:“不过白河,我听姐姐说姚方卓文此人治武功均属一流,为人看似大度,实则睚眦必报,且喜怒不形于色,城府颇深。而他们姚家,又向来与咱们林家不太对付,你那日得罪了他,小心他日后借机报复。”

    白河笑道:“放心吧,你相公我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呢,身边又有李元芳那流氓,姚方卓那骚包哪敢动我?咦,等等,你刚说文治武功……那骚包还会武功?”

    “不但会武功,而且相当不低。”二小姐点点头,屈起手指认真道,“金陵一品高手约有十三四左右,但年轻一代却只有四个,那姚公子便是其一。其中我林家姐妹均属一品下阶,江湖监察部的李元芳也是一品下阶,而最为年长的姚公子,听说他三年前便已是一品中阶,如今更是深不可测。”

    “啧……”白河闻言皱了皱眉。

    没想到那骚包看似人畜无害,暗地里却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这就有点头疼了!明枪他不怕,因为在他的身后,站着一整个林家,底气足得很。而林、姚两家不和多年,要撕破脸的话早就撕了,不会等到现在,怕就怕那妖公子使暗箭!

    “所以了,白河……”二小姐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以后我若不在你身边,你可得多加小心才行,他不敢明着对你怎么样,就怕他暗中使绊子。”

    “得!敢情咱夫妻俩想到一块去了……”白河顿时就是一乐。

    他也是个天掉下来当被子盖的乐天派,虽然听二小姐说的严肃,但他心里,其实也没把这姚公子太当一回事。这时一听了二小姐的话,立马便打蛇随棍上了,摸着二小姐的玉手骚骚道:“那你以后一直我身边不就好了,晴儿?”

    “你——!鬼才有空一直陪你身边呢!”二小姐又羞又气,心下恨恨的想着:亏自己还为他担心,敢情这死人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还晴儿……去死吧你!

    她用力抽回了手,结果白河又笑嘻嘻的抓了回来。此时人多,二小姐又不好当场发作,最终还是让他得逞了,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白河正玩得开心,忽听小萝莉道:“少爷,二小姐,你们快看,那姚公子好像朝咱们这边过来了?”

    “额?”二人同时一愣,连忙抬头一看,果然!

    只见人头涌动间,人潮忽然自动分开一条通道,那姚公子在一帮腿毛的簇拥之下,踱步摇扇而来,甚是风流潇洒。而观其方向,还真的是自己所在的凉亭。

    “这骚包放着笼烟楼不进,跑过来这边干啥?莫非脸皮又痒了?”

    “好像来者不善!”

    白河与二小姐刚交换了一个眼神,那姚公子就已经行到近前了。

    对于这个表里不一的骚包,白河向来是没什么好印象的,哪怕刚刚知道他是个武林高手也不例外,当下便嘿嘿一笑,主动打招呼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姚公子!那一百两银子咱还没花完呢,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幸会、幸会!”

    “哼!”

    姚公子笑容顿时凝滞,一上来就被人揭了疮疤,他下意识的就想起当日的事,眼中顿时精光一闪,只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贱人!

    不过他也只是想想罢了,如今大庭广众之下,他哪敢真的动手?于是冷哼一声便直接无视了这贱人,然后对二小姐抱拳道:“方卓见过二小姐。”

    “姚公子,小女子这厢有礼了。”二小姐盈盈一礼,落落大方道。

    姚公子又道:“据闻二小姐近来破境在即,一直在家中闭门不出,没想到今日竟然在此遇见,如此想来,二小姐定是破境成功了?”

    “小女子微末小技,便不劳姚公子挂心了。”二小姐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

    “哈哈哈,那就恭喜二小姐、贺喜二小姐了!”姚公子长笑一声,状甚欣慰的道,“二小姐,你我同属金陵武林,姚某虚长几岁,故而领先在前,如今二小姐后来居上,真叫姚某好生惭愧啊……”

    话音未落,便听到白河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我说姚公子,你专程跑过来,想试探我家晴儿深浅便直说好了,又何必拐弯抹角,不嫌累吗?”

    “你!”姚公子顿时有点尴尬。

    林、姚两家明面上相安无事,但暗地里的斗争却是无处不在的,所以他此番前来,还真的存了试探二小姐的心思。要不然,凭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境界,早就直接进笼烟楼去了,何必等到现在?

    但是有些话,你我心知肚明就好,不能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啊,尤其是众目睽睽之下。

    然而白河哪管他那么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奉还”这句话素来是他的座右铭之一,如今姚公子摆明要搞事情了,他当然要毫不留情的回敬一番,哪管他是天高还是地厚?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昨晚我家晴儿梦中得到神仙指点,一觉醒来就领悟了气域真义,如今已经是一位可以跟青莲先生比肩的大宗师啦,哈哈,羡慕吧?”

    一夜之间从一品下阶变成大宗师,这是天方夜谭都不会发生的事,姚公子当然不信了,不过眼下自己的小心思被白河毫不留情的揭穿,他也不好继续试探了,于是又说了两句客套话,便拱手告辞了。

    不过临走前,他却给了白河一个凶狠的眼神,仿佛在说:小子你给我记着!

    目送一条大腿领着一群腿毛离去,二小姐就拉了一下白河的手,气道:“白河你疯了!我刚刚才提醒你要多加小心,以防那姚公子暗中报复,结果一转头你又去招惹他了,你是不是嫌命长了!”

    “安啦安啦,没事的……”白河笑道。

    “还说没事?”见他浑不在意,二小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要是真对你下了杀心,只怕连我也保你不住!”

    “我说没事就没事,信我!”白河连忙顺毛,言之凿凿道:“我越是惹怒他,他就越不敢动我,相反还得求神拜佛,保佑我长命百岁你信不信?”

    “这是什么道理?”二小姐顿时一愣。

    白河淡定道:“你想啊,那姚公子是什么人?爱面子的人!是出了名的礼贤下士、求才若渴。而你相公我是什么人?一无修为二无气域的普通人,身边又有一品高手李元芳保护,一般人动我不得。而另一方面,整个金陵都知道林、姚两家不和,万一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说外人会怎么想?不用猜,一定是姚家下的手!因为除了他们,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和胆量去动林家的姑爷了。到时候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我看他怎么向江湖监察部交代!”

    “再说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那姚公子真的想对我动手,那么就算我不去招惹他,你觉得他就会放过了我吗?”

    “额……”

    二小姐没他那么多花花肠子,听他这么一分析,觉得还真是这个道理,心道:“他倒是看得挺透彻的……”

    可是转念一想,她忽然觉得有点头疼了:自己这个未婚夫无论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是胆大包天的主。以前懵懵懂懂也就算了,虽然小祸不断,但终究闯不了什么大祸,家里还兜得住。可是如今他清醒过来,却好像有反过来的迹象了,不惹祸则以,一惹就是大祸!像他这么做,与刀尖上跳舞有什么区别?万一稍有不慎,自己岂不是没完婚就成了寡妇?

    二小姐越想越头疼。

    不过要是真到了白河出事的那一天,那就等于两家彻底撕破脸皮了。到那时,林家说什么也要跟他们姚家拼个鱼死网破了啊,到时候是腥风是血雨,就只有打过才知道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真到了那一天再说吧。

    林家从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