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斗战胜佛之悟空传-> 第三百三十一章:《报仇》

第三百三十一章:《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师徒几个各怀心事,找了路往西又走。走过平原,忽然看见北面有一座庄院。

    唐僧用马鞭一指:“我们到那里借宿去!”

    猪八戒应声道:“正是!”

    孙悟空和沙和尚都没有说话。

    来到庄前,只见这村舍屋前屋后都是树木,也有菜圃,也有花草,也有狗叫,也有鸡鸣,是个好庄户人家。

    唐僧下了马,正要去叫门,忽见村舍门里走出一个老者。

    唐僧赶忙上前,合掌当胸,头略略一低,道:

    “阿弥陀佛!老施主,贫僧有礼了!”

    那老者看见面前一个胖和尚问讯,连忙还了一礼,问道:“长老从哪里来?”

    唐僧回答道:“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和尚,路过宝方,天色将晚,特来檀府求宿一晚!”

    “贵处到我这里,程途遥远,你一个来人怎么的?”老者有些不信。

    “贫僧还有三个徒弟一同来的。”

    “高徒在哪里?”

    “那大路旁站立的就是。”唐僧回转身来,用手一指。

    老者抬头一看,猛然看见那边有三个凶恶丑陋的妖怪,吓得寒毛倒竖,腿脚一软,险些跌倒,转身就往里面跑!

    唐僧一把扯住,急道:“老施主,千万慈悲,告借一宿!”

    “不…不…不…不象人模样!是…是…是…几个妖精!”

    老者战兢兢,口齿不清,头乱摇,手乱摆。

    “阿弥陀佛!”唐僧念着佛号,陪着笑道,“施主!别怕!我徒弟天生是这样的相貌,虽然长得丑,但都是好人,不是妖精!”

    “我的爷爷呀!一个夜叉,一个马面,一个雷公,还说不是妖精?”

    老者脸色发白,挣扎要跑,哪里肯信。

    孙悟空本来就一肚子的气,听见了这话,忍不住在厉声叫道:“雷公是我孙子,夜叉是我重孙,马面是我玄孙呢!”

    老者听见,更加魄散魂飞,站立不稳,嘴唇打颤,说不出话来,挣着要进房里去。

    唐僧见孙悟空故意吓人,心中气恼,强忍着不发作,扶着老者,一起进到茅屋里,陪礼笑道:

    “老施主,不要怕他!他人有些粗鲁,不会说话。”

    唐僧扶着老者进到房里,这时候,从后面走出来一个老婆婆,手里拉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儿。

    看见房里来了一个外人,老婆婆又面露惊恐,忙问道:“爷爷,出了什么事?”

    老者胆子实在太小,现在发现那丑恶的人没有跟着进来,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些。听见妻子询问,才想起还有客人,这才出声说道:“妈妈,上茶来。”

    乡下人家的老夫妻,常以晚辈们称呼来做为夫妻彼处的称呼。

    那婆婆见自家老头子没什么事,就放下小孩儿,走进里面房里去,捧出二杯茶来,分别放在唐僧两人面前。

    唐僧转身向老婆婆行了一礼,向她解释为什么老者会惊恐:

    “贫僧是东土大唐派往西天取经的,路过贵处,拜求尊府借宿,因为我那三个徒弟相貌丑陋,刚才吓着了老家长了。”

    婆婆还了礼,埋怨老者道:“看见相貌丑的人就这样怕,要是见了老虎豺狼,要怎么是好?”

    老者有些不服:“妈妈呀,人丑还是小可,讲话也一样吓人呢!我说他像夜叉马面雷公,他吆喝道:雷公是他孙子,夜叉是他重孙,马面是他玄孙。我听了这话,能不害怕?”

    听他这么一说,老婆婆也有些心虚害怕起来。

    唐僧连忙接口道:“不是不是,像雷公的是我大徒孙悟空,像马面的是我二徒弟猪八戒,像夜叉的是我三徒弟沙和尚。他们虽然是长得丑陋,但都是皈依佛门的好人,不是什么恶魔毒怪,不用害怕!”

    公婆两个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惊骇平静了些,想起那几人还站在外面,说道:

    “请高徒进来!请进来!”

    唐僧走出门,看了看孙悟空,对几人吩咐道:“刚才这老者被悟吓着了,现在进去相见,切勿乱来,各人要尊重些!”

    猪八戒道:“我俊秀,我斯文,不会像猴哥撒泼!”

    孙悟空冷笑道:“要不是嘴长,耳大、脸丑,倒也是一个好男子!”

    沙和尚见他两个又要吵起来了,忙道:“别斗嘴皮子了,这里也不是自家兄弟争吵的地方,先进去吧,进去!”

    师兄弟三人挑着了行李,牵着了白马,跟着唐僧身后,一起都走进草屋里,向老夫妻行了礼,打了招呼,一起都坐下来。

    那婆婆很贤慧,请客人坐下了,就牵着小孩儿走回里屋里去,吩咐家人淘米做饭。

    没多久,安排了一顿素斋出来,请唐僧师徒吃了。

    吃完饭,天色渐渐黑了,老者点起了灯,一起坐在堂屋里闲聊。

    唐僧问:“施主高姓?”

    老者回答:“姓杨。”

    “高寿了?”

    “七十四岁了。”

    “几位令郎?”

    “只有一个,刚才妈妈牵的是小孙。”

    唐僧心想,这里离那伙强盗打劫的地方近,不会与这一家人有什么关系吧?

    于是又说道:“请令郎出来,贫僧拜见!”

    老杨叹了口气:“那厮不中拜!老拙命苦,管不住他,现在不在家了。”

    “到哪里谋生去了?”唐僧忙问。

    “可怜!可怜!要是肯去哪里谋生就好了!那厮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结交的都是狐群狗党!常常一起拦路抢劫,杀人放火!五天前出去之后,一直没有回来呢!”

    老杨摇着头叹着气。

    唐僧一听,心里咯噔一声:悟空打死的不会是他儿子吧?

    “善哉!善哉!老施主如此贤良,为何儿子却不学好!”唐僧合什道。

    孙悟空听出唐僧话里担忧,接过话来道:“老官儿,像这样不肖的子孙,留着也是只会连累父母,要他做什么用?等我帮你找到他,打死算了吧?”

    “长老啊,老汉也这样想过,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再不肖,也还要留着他给老汉埋土啊!”

    一听说要打死他儿子,老杨慌忙摆手。

    这孙悟空一看就是个恶人,还真怕他去动手。

    沙和尚听出孙悟空还在生唐僧的气,接过话来笑道:“大师兄,别管闲事!你我又不是官府,他家儿子不肖,与我何干!就请老施主施舍一束干草,在哪里找地方打个地铺睡觉,天亮了就走路。”

    猪八戒嘴巴动了动,本来还想说句什么,但一听说睡觉,把那句话忘了,就闭口不言。

    老杨听说要干草,站起身来,带沙和尚到后园里拿了两个稻草,带他来到后园里。那里有一个茅草堆扎成的小圆草房,请今晚唐僧师徒就在草房里歇息。

    沙和尚拿了稻草,回来招呼师父师兄。

    四人从堂屋里出来,孙悟空牵着马,猪八戒挑了行李,和唐僧一起来到后园里。

    拴好马,钻进草房里,把稻草铺在地上,行李包袱放在头边,和衣而睡。

    山村野外的夜晚,很是静谧,除了蛙鸣虫叫,再没有其他声音。

    “啪!啪!啪!啪啪啪啪!”

    忽然一阵急促的打门声响起,此时已经是后半夜,约摸四更时候了。

    老杨听见门响,坐起身来,边穿衣服边对身边杨婆婆道:“妈妈,那畜生回来了!”

    “既然回来了,你去开门,放他进来。”

    老杨穿了衣服,就着微弱天光,来到门前打开门。

    门一开,涌进来三十来个人,边进门边叫叫嚷嚷:

    “饿了!饿了!饿死了!饿死了!……”

    一个个面貌凶恶,手拿刀棍,正是先前唐僧遇到的那伙强盗。

    原来这伙强盗里面真有老杨的儿子。这伙人经常三更半夜地来打门,来此吃饭分赃之类,老杨夫妇早已经习惯了,所以听见打门声,就知道是他们回来了。

    这伙强盗在山坡前被孙悟空打死了两个头目,余下的四散逃得了性命。到了四更时分,又聚在一起,肚子实在饿了,就回老杨家找东西吃。

    这伙人进了房间,一个个东倒西歪,坐的坐,站的站,七嘴八舌地直嚷嚷着快做饭。

    老杨的儿子走到里面房里,把他老婆叫了起来,吩咐快快煮饭烧菜。

    他自己又到厨房里去烧火,却发现没有柴草,转身到后园里去抱柴草。

    忽然看见小茅屋外有一匹白马,似乎就是白天看见的那个胖和尚所骑。

    他心里一动,抱着柴跑回厨房,问他老婆:“后园里的白马哪里来的?”

    他老婆回答:“是东土取经的和尚的,昨晚来借宿,公公婆婆管了他们一顿饭,叫他们在草团房里睡觉呢。”

    老杨的儿子一听,又恨又喜,扔了柴草,来到厅堂里,两手一拍,笑着道:

    “兄弟们,造化!造化!冤家在我家里呢!”

    众强盗问道:“哪个冤家?”

    “就是是打死我们头儿的和尚,来我家借宿,现在就睡在草团房里!”

    “好!好!好!”

    强盗们拍着桌子,摇着刀棍,咬牙切齿地叫着:“把这些秃驴捆起来,一个个剁成肉酱,抢了他们的行李白马,给我们头儿报仇!”

    刀尖上讨生活的人,都是亡命之徒,虽然凶残,却也义气,一时间群情激愤,要给头头报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