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珠尘缘录-> 第两百二十八章 姐妹初见

第两百二十八章 姐妹初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江天晓心中清楚,自己偷听到了他们这么大的秘密,对方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放他走。眼看着青年步步紧逼而来,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一咬牙道:“我能帮你们救出那人!”

    “你知道小慈?”

    青年果然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道:“难道你也是我们的人?怎么浅予没跟我说过。”话没说完忽然脸色一变,恶狠狠地道,“那你为何不光明正大的走进来,反而鬼鬼祟祟在躲在门外偷听?当我尤某人是傻子不成?说!谁派你来的,若是你敢有半句虚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天晓闻言苦笑道:“阁下的手段,在下见识过了。不敢欺瞒,在下并无人指使,真的只是恰好路过。而且在下也确实有办法助你们救人。”说完目光看着对方,一脸真诚无比的模样。

    青年冷冷地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伸出手一把捏住他的喉骨,咬牙切齿地道:“我最恨别人用这种眼光看我!”

    ……

    此时,离忘忧楼不远的一处简陋的民居内。

    浅予正坐在床边,看着手中的木珠怔怔出神。

    屋内很安静,只有烛火偶尔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摇曳的烛光倒映在她的眼眸里,犹如两颗闪闪发亮的星辰。

    “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

    浅予听到这个声音身躯微微一震,抬起袖角轻轻擦了擦眼泪,这才别过身道:“姑娘你醒了!放心吧,这里是我栖身的地方,虽然简陋了点,但是很安全。他们一定找不到的。”

    唐子昔看了她一眼,虽然对方没有说口中的“他们”是谁,但是她却懂了,当下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多问,只是道:“多谢姑娘相救!”

    浅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看着她有些干裂的嘴唇,起身端了一杯茶过来,道:“你先喝点水。厨房我温着鸡汤,等下我去端一碗来。”

    唐子昔也确实渴得厉害,低头双手接过茶杯道:“多谢姑娘!”

    浅予看着她一口气喝光了茶水,又替她续了一杯,一连续了三杯过后,她按住唐子昔的手道:“留着点肚子喝汤吧。”

    唐子昔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点头道:“好!”

    浅予将茶杯放回木桌,道:“你先歇息一下,我去去便回。”

    “有劳姑娘!”唐子昔目送着浅予款款走出了门,这才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个很小很简陋的屋子,屋内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两个凳子,此外别无他物。而且这些家具都十分陈旧,看起来上了些年头。就连她现在盖的这床棉被都缀满了补丁,不过针脚细密,而且浆洗得十分干净,看来这家有个勤俭持家的女主人。

    不过唐子昔可不认为之前那位姑娘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原因很简单——气质不搭。

    她从那女子的身上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檀香,所以那位姑娘之前一定在点燃了檀香的房间内待过。而这种檀香她以前在家的时候经常在母亲的房间内闻到,凭着唐将军对其夫人的宠爱,其所用的檀香定然不是普通的品种。因而,她断定这位姑娘的身份一定不简单。不过好在对方看起来对她没有恶意。也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么,虽然对方轻纱蒙面,但是眉宇间却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浅予端着一个托盘推门进来了,走到桌边,一边将托盘内的东西一样样往桌上放一边道:“过来吃饭吧!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另外还准备了几个小菜,你来看看喜不喜欢。”

    唐子昔下床走到桌边坐下,看着几乎摆满桌子的盘子,心中暗暗乍舌:这也叫几个小菜。不仅鸡鸭鱼肉一应俱全,还有一些菜色连从小锦衣玉食的她都没见过。

    浅予将一大碗鸡汤放在她的面前,笑道:“我里面加了人参,你身子太虚弱了,得好好补补。”

    唐子昔端起碗正要往嘴里送,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碗轻轻放下,抬头看向浅予笑道:“这么多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下,要不咱们一起吃吧。”

    浅予抬眸看了她一眼,冰雪聪明的她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顾虑,点头道:“也好!一个人吃饭确实怪闷的。”说完再次走出了房门,没多久拿了一副碗筷回来,“我陪你一起吃。”说完将那碗汤倒了一小半到空碗里,端起碗先小心地啜了一口,“我觉得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唐子昔闻言也端起碗喝了一口,故意大声咂巴了下嘴,赞道:“真鲜!姑娘好手艺!”

    浅予见她喜欢,之前的那一丝不快顿时烟消云散,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拿起筷子将每一盘菜都试了一边,这才道:“嗯,我觉得这些菜做得也不错,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好的手艺。”

    唐子昔见状扑哧一笑,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端起米饭道:“那我可要仔细尝尝。”说完夹起一筷子火腿塞进嘴里,再扒拉一大口米饭。似乎为了弥补之前对她的怀疑,含着满满一嘴饭菜冲浅予傻笑。

    浅予见她故意搞怪的模样正要发笑,没想到鼻子一酸反而差点落下泪来,赶紧站起身道:“你先慢慢吃。厨房还有一大锅鸡汤,我去看看火,别给烧焦了。”

    唐子昔没发现她的异样,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便放开手脚大吃特吃了。

    这些天确实把她馋坏了,每次饿了就啃那些干饼硬馒头,早就吃得她胃里酸水直冒,现如今眼前有这么多清爽可口的菜肴,她打定了主意今天不把自己撑坏绝不罢休。

    浅予站在门口回头看了狼吞虎咽的唐子昔一眼,不再掩饰眼中的怜爱之色,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妹妹别怕,就算他们都不在了,你还有我!”

    她缓缓走到院子里,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与这尘世间的魑魅魍魉截然不同,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轮明月依旧还是那么的皎洁、明亮,丝毫没有沾染一丝污秽之气,那明朗的月光照得周围的天空都带着透亮的深蓝。

    她看着看着,不由有些看得呆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悄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几乎是在黑影出现的同时,浅予便感觉到了,目光霍然转向那里,低喝道:“谁?”她整个人的气势随之一变,变得冷漠、肃杀,犹如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利剑,带着逼人的杀气、寒意。

    “我!”来人淡淡应道。

    浅予一怔,借着月光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欠了欠身道:“公子!”

    来人嗯了一声,似乎怕惊动房内的人,同样压低声音道:“她怎么样?”

    浅予回头看了一眼,恭敬地道:“只是中了一些迷药并没有受伤,不过她的身体很虚弱,短时间内恐怕无法长途跋涉。”

    来人沉默片刻后道:“辛苦你了。这两天你们就待在这里,等我安排好了,自会派人来通知你。”

    浅予刚要欠身应下,忽然反应过来道:“尤慕华好像起了疑心,如果属下几天都不出现,属下担心……”

    “我知道!”来人轻哼了一声道,“他那边我自会解决,你安心待在这里就是了。”

    “是!”浅予这才躬身应下。

    来人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去,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道:“这次事情了结之后,你就离开那里吧。”

    浅予闻言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来人冷冷地道:“怎么?舍不得?”

    浅予这才惊醒过来,忙道:“属下自当听从公子吩咐。”

    “很好!”来人这才满意地转过身,在离开之前目光朝半开的窗棂内看了一眼,与对待浅予的态度完全不同,当他冷漠的目光落在屋内那个正跟满桌子佳肴大战的少女身上时,浮现出一抹少有的温柔之色。

    浅予注意到了这个眼神,心不自觉微微一颤,目光也跟着投向那个瘦弱的身影,接着迅速垂下头。

    唐子昔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直到喝完最后一口汤,这才满意地放下筷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顿饭是她这几个月以来,吃得最舒心的一次了。不过看着桌上那些空了一大半的盘子,她才后知后觉地觉得有些难为情。尤其是听到吱呀的声音响起,这一瞬间这位唐子昔姑娘窘得想钻进桌子底下去。

    她看着明显有些惊讶的女子,嗫嚅着解释道:“我其实饭量很小的。”见对方只是看着她笑,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了,轻咳一声补充道,“真不赖我!实在是姑娘做的菜太美味了,我一时没控制住,咳,没控制住。见笑了!”说完捂着嘴装咳嗽状,以掩饰这突如其来的尴尬。

    “噗嗤——”

    浅予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走到她身边,一边细心地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汤汁饭粒,一边埋怨道:“看看你,都这么大人了。吃个饭还吃得一脸都是。”

    唐子昔嘿嘿傻笑着任由她施为,感受着对方细滑的手指轻轻在自己脸上拂过,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