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妃常难囚-> 第119章 万福金安.赠丸药

第119章 万福金安.赠丸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凛冽寒风袭来,吹的季清歌微微抖动了下身子。尽管已经穿了狐裘出来,可身子骨毕竟还是虚弱了些,离了炭火就感到冷。

    皇城的寒风让她感到了刺骨的寒冷,那前往俨城赈灾的帝债主爷,得有多难受啊?

    入宫后,他几乎每晚都躺在她身旁。搂着她入睡,在她踢了锦被后,无声的帮她盖好被子。

    有时她分外享受这种被他关心的感觉,就故意装睡,踢一踢被子。不管她夜晚反复踢被子几回,他都能默默的帮她盖好。

    在她温暖的怀抱中入睡,安心而舒适。

    哪怕就是偶尔做几回噩梦,只要醒来后能见到身边的他,就能令她瞬间告别噩梦的困扰,转而享受温馨甜蜜的时光了。

    不知出门在外的帝债主爷,是否会在夜晚独对烛光时,如她思念他一般的,想她呢?

    季清歌眼底闪过了一丝忧伤,望着皇宫所在的方向,轻轻的叹了口气。

    马车上还备有她为皇后娘娘亲自制作的丸药。她有好几天没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并不是她不愿。

    而是帝瑾轩见她病弱之态,不忍心她再被寒风侵袭。他说,只要她心里有他母后就好,无须拘于繁琐的礼节。

    念及他对她的各种体贴,各种关怀,她就恨不得坐飞机飞到俨城,等他。

    可是这个时空里,并没有飞机和高铁,连大巴车和火车都没有。

    她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进宫找帝瑾曦帮忙,为她寻一匹良马。有事就找四弟,这可是帝瑾轩出门前,交代过她的话。

    季清歌抬眼望着前方不远处,只见送她进城的马车,依旧停留在原地。而先前站在她身边的孙婶儿,已经拎着菜篮子,向着西街对面的东街赶去了。

    有位年轻的女子来到孙婶儿身边,停下脚步跟她攀谈起来。

    孙婶儿的脸上,依旧是挂着那副伪善的慈祥笑意。

    看着孙婶儿的那张嘴一张一合的,季清歌就能猜出,从孙婶儿口中,是讲不出什么好话的。

    送她进城的那辆马车,就停在了孙婶儿们站着的地方附近。她缓缓前行,往马车处走去。

    待她快靠近时,那孙婶儿和年轻女子,已是避让开了。

    坐上了马车往皇宫赶,季清歌听到坐在车内的婢女说道“王妃娘娘,刚刚那个妇人,在说你……”

    “她一天闲的慌,除了道些个家长里短,她还能做甚?”

    季清歌眼底掠过一丝鄙夷,道“她就是杜府的女仆,听说还是杜家小姐的乳娘。今天她说,她家小姐也去俨城了。”

    婢女一脸错愕的看向季清歌,道“如此,杜府小姐也是前去南方找……萧王爷了?”说出口后,婢女脸上不禁露出了尴尬之色。

    皇城之内,但凡是见过萧王爷本人的年轻女子,又有几人不仰慕他呢?

    见王妃娘娘秀眉深锁,婢女只好赔礼道“是奴婢多嘴了,还请王妃娘娘海涵。”

    “……”

    季清歌抬眼看向婢女,依旧沉默。

    “王妃娘娘,那妇人也没说别的。就说你答应给她养颜偏方的,却食言了。害的她一把年纪了,在风雪中等了那么久。”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婢女解释道。

    “养颜偏方,岂能轻易送人?”季清歌冷着眉目,沉声道。

    “杜府的女仆说,她也不信这世间有那稀罕之物。只是不知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信了狐妖女……”

    信了狐妖女的话了。

    “若本王妃是狐妖女就好了,便可以吸她血了。”季清歌忍住笑,告诉婢女道。

    在孙婶儿提出让杏雨给杜雪锵做妾时,她已经明确的告诉了孙婶儿,“就你家公子长的那副尖嘴猴腮的样儿,还想得到我家杏雨?”

    就他也配?

    孙婶儿闻言大惊,看向季清歌的愤恨眼神里,也流露出了一抹不可置信。

    “你还说你家公子是如何的万里挑一,是如何的气宇轩昂,无人能及。讲这种话,你就不怕被景宁街的街坊邻居们听了,笑掉大牙啊?

    就他那种货色,给我们杏雨驾马车,都嫌他磕碜!”

    “你……”

    被激怒的孙婶儿,狠狠的捏紧了拳头,道“像你这种被狐妖附体了的女子,早晚让老道给收了去。别以为你入宫后的那些事儿,老身不知晓。”

    孙婶儿露出讥讽的笑意,冷冷的道“老身都听老爷讲过了,说皇后娘娘早还在你没入宫时,就派人在暗中查探你的情况了。

    你这来路不明的女子,给皇后娘娘请安,都遭她嫌弃呢。

    别以为萧王爷在演武厅对你好,就是真的宠着你。

    其实啊,他宠的不是你,只是齐军的精锐之师都在场呢。他宠的啊,是他们已故的季将军的嫡女,季、清、歌!”

    杜府的一个女仆,都敢挑拨她与皇后之间的婆媳关系?忒胆大了不是?

    在她被君馨兰们幽禁在废弃柴房的六年中,从未出过将军府。别说皇后暗中派人调查她身世是情有可原的,就算没有任何原因,她亦是不会怨恨皇后的了。

    没有不为自己皇儿着想的母后,何况……帝瑾轩还是皇后唯一的孩儿。

    母子情深,这道理,她自是知晓的。

    说她是狐妖女也好,说她不是季将军的嫡女也罢。只要她家帝债主爷没有厌她嫌她半分,她就不会放在心上。

    吱呀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在一声沉重的开门声响起后,马车停在了北门外。

    婢女抱着装丸药的木匣子,先季清歌一步,下了马车。

    季清歌下车后,告诉驾马车的随从道“就在北门外候着,本王妃不出一个时辰,就能回来。”

    “属下遵命。”

    随从应了声儿,自觉的将马车停到了北门附近的一棵大树边儿,恭敬的守候在那里。

    自北门到碧瑶宫的路上,季清歌遇到了好几位面熟的小太监。其中一位,像是在碧瑶宫见到过的。

    那小太监道“还真就奇怪了,昨儿个萧王爷南下赈灾,晚上……皇后娘娘就病倒了。她一晚上都在叫萧王爷的乳名,唉!”

    “儿行千里母担忧,何况,萧王爷还是皇后娘娘唯一的皇儿啊。”

    另一小太监道。

    听说皇后病了,季清歌抱着木匣子的手,不禁微微一颤。尽管心里知晓,皇后娘娘并不待见她,可她还是大步流星的朝碧瑶宫赶去了。

    有几日没来碧瑶宫请安了,刚站在碧瑶宫的大门外,就让她有了种莫名的愧疚感。

    抛开繁琐的礼节不谈。她想,身为儿媳,还是应该在闲暇之余,关心一下婆婆。

    透过敞开的大门,她瞧见了两位迎面向她走来的宫女。

    身着浅粉华服的宫女们,上前给季清歌恭敬的行礼,道“奴婢给王妃娘娘请安。只是皇后娘娘身体不适,需要卧床静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