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校花有点甜-> 正文 0125.那可是我用来擦那里的啊

正文 0125.那可是我用来擦那里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陆修在里面冲澡,舒心怡则是在外面搓洗着他身上那件被橙汁沾染的上衣,两人之间也就隔着一个不透明的浴霸而已。

    好在舒心怡在搓洗完衣服之后,就走了出去。

    兴许是去用烘干机烘衣服去了吧,陆修心里想道。

    直到舒心怡离开了洗手间,陆修这才敢放松下来洗澡。

    水声哗哗,果然如同舒心怡事先说的那样,她家里的水温很热,水量又大,冲起澡来别提有多爽了。陆修吐出嘴里灌进去的热水,仰面接受着热水的冲刷,舒服地长出一口气来。

    …

    舒心怡在客厅里拿烘干器烘着陆修的衣服,看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电视连续剧,洗手间里哗哗的水声令她感觉不到平时一个人呆在家里偶尔会出现的孤独感。又或许是想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异,她的嘴角缓缓漾起一道明艳的笑容。

    生活就像是吃包子,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口会是什么馅儿的,在某些时候令人惊慌失措的小概率事件往往接踵而至,令人应接不暇----正在这时候,门口忽然出现了许些动静。一道中年女性的声音隔着防盗门传了进来:“心怡,你在家吗?”

    “----”

    “心怡,你在里头么?”

    完了!这声音可不正是她老妈徐红梅的么!那充满穿透力的嗓音可是极具特点的,舒心怡又怎么可能听错呢,这一刹那差点把她的魂都给吓出来了。

    舒心怡再也顾不上去烘干陆修的衣服,将烘干器迅速放了下来,一边嘴巴里快速念叨着该怎么办,一边急的在原地团团转,就好像转的越快就越能想出对策似的。

    “怎么办啊...完了完了完了,我妈怎么这么个点过来呢,真是会选时间。”

    舒心怡这是胡再捉急也无济于事,因为门外已经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这孩子,这么晚了是又上哪儿玩去啦?”

    徐红梅掏出钥匙来开门,不忘嘴里念叨。她的手里还提着一包克瑞斯汀的面包。

    她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前脚刚走进去,后脚就看见了在客厅里正一脸古怪表情看着她,就跟做了贼一样的舒心怡。

    “心怡...你,没出去玩儿呀?”

    徐红梅也是惊了个讶,指着舒心怡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而后立马说道:“既然你没出去,那你个死孩子怎么不帮老妈开门?敲门你也没声?在里头干啥呢?”

    “妈----你怎么来了。”

    舒心怡抓着头发尴尬地笑了笑。

    她的声音不小,意在提醒里头洗澡的陆修她妈来了,然而可惜的是,里面正洗得酣畅淋漓的陆修是不可能听得见外面的声音的。

    “什么叫我怎么来了,妈妈来看看你天经地义的事情,妈知道你平时不爱吃早饭,这不是刚好路过面包店,帮你带了些面包回来当早餐么,明天早上记得吃早饭。”

    “知道了妈。”

    舒心怡吐了吐舌头,心里想的是徐红梅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家里面不只有她们母女俩而已。

    徐红梅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并将手里的面包轻轻放在了桌子上。然而正当她回身的时候,才发现鞋架上多了一双男士的鞋子,再扭头一看,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灯也亮着,居然还传出“哗啦啦”的水声。

    “咦...”

    徐红梅惊讶地张了张嘴,小声说道;“心怡,家里有客人?”

    “啊...嗯。”舒心怡点了点头。

    “你这死丫头,怎么不早点给我说啊。”徐红梅走进客厅,白了舒心怡一眼。

    徐红梅看到了厨房里面的垃圾桶,惊讶道:“晚饭家里吃的?”

    “嗯。”

    正所谓知女莫若母也,徐红梅又怎么可能不晓得自己女儿的慵懒程度,平时休息在家的话出去吃个饭都懒要多花几块钱叫外卖的人,又怎么可能自己动手烧饭?既然她动手在家烧饭的话,那么今天来家里做客的,一定是和她关系相当要好的闺蜜!

    是的,闺蜜。徐红梅想当然地这么以为。

    徐红梅这时又看见了熨衣桌上的衣服,还有烘干器,她不禁惊讶地指着那说道:“心怡,你在熨衣服?”

    “嗯...”舒心怡硬着头皮点头,背着徐红梅的她已经轻轻闭上了眼睛。

    心想着,就快要被识破了吧?

    天哪亲妈耶,你就快点识破了吧,这样搞得我好紧张耶。舒心怡的内心在祈祷着。

    “怎么...这衣服这么大?心怡啊心怡,妈妈都跟你讲过多少遍了,女孩子就要穿的像女孩子一点,我知道你们现在的潮流都追逐那个什么什么,中性!对中性!但是妈一点也欣赏不来,这么大的衣服我看你当裙子都够了。”

    舒心怡听完,直接原地绝倒。

    徐红梅走进厨房去洗了一个手,在这个过程中,她看了一眼洗手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而里面正在洗澡的陆修似乎也发现了外面的一道人影。

    陆修还以为是舒心怡呢,于是笑着道:“心怡啊,你们家的热水可真烫!水又大,洗起来真舒服。”

    徐红梅刚移开的目光瞬间瞪大锁定着洗手间。

    “这...男的...”

    她马上看向客厅的舒心怡,只见舒心怡似乎低着头不愿意看她,还拿手捂住了脸,声音有些捏住鼻子故意的鼻音:“妈----我也没说是女的呀,是你自己这么以为的好吧。”

    陆修当然也听见了外面的对话声,一瞬间浑身一僵。

    糟糕,该不会是舒心怡的妈来了吧?

    不会有这么碰巧的事情吧?!

    他的想法和几分钟前的舒心怡差不多,可惜这么碰巧的事还真就这么发生了。现在舒心怡的老妈站在外面,而自己则是在里面洗澡,这他该怎么解释呢?

    怕了怕了,聪明如陆修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该如何是好。只能张了张嘴,隔了半天才冒出来一句:“伯母好。”

    “你...你好。”

    看来伯母也挺惊讶的,是啊,谁看到自己单身的女儿家里忽然冒出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在女儿的卫生间里面洗澡,都会惊讶得合不拢嘴好吧!

    徐红梅已经迅速跑到了沙发处,一屁股坐在了舒心怡的身旁,抓着女儿的肩膀就是激动地问道;“怎么回事?我想听听看你的解释!”

    “我还需要解释啥吗?”

    舒心怡索性也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让徐红梅发现了,现在她就算解释恐怕也解释不太清楚吧?

    “这...里面这个,是你新男朋友?”徐红梅小心地问道。

    “妈!”

    舒心怡白了徐红梅一眼:“说的我以前男朋友很多似的。”

    “哎呀。”徐红梅急的在女儿的大腿上拍了一巴掌道:“你知道妈不是这意思,妈就是觉得你以前男朋友太少了,所以这不是看见现在这个很惊讶么----你倒是快说说,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望着徐红梅期待的眼神,舒心怡差点就欲点头。

    可是聪明如她,一下就想到了某个定律,她知道陆修迟早要帮她演戏,可是如果她现在点头说是的话,远没有摇头说不是效果来的好。于是她含糊不清地说道:“现在应该还算不上吧。”

    果不其然徐红梅听了很着急:“还算不上就领到家里面来洗澡了?妈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也知道妈妈从小到大是怎么教育你的---咱们舒家向来都是洁身自好的人,婚前试爱可以,可不许胡乱来的!”

    舒心怡不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噗嗤笑了出来,道:“妈啊,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婚前试爱个鬼哟!”

    徐红梅还以为女儿是在娇羞呢,忍不住多说了两句,一本正经道:“这有什么,婚前试爱妈妈赞成,要知道婚后影响感情的因素里面,性。生。活可是占第一位的!如果不婚前试爱,怎么知道对方长短,对方怎么知道你的深浅?哎,妈妈以前就是在这方面吃了亏,我跟你爸经常吵架就是因为...”

    “噗。”

    舒心怡喝的水直接喷了出来。

    “----”

    徐红梅也立刻闭了嘴,她知道自己跑偏,而且漏嘴了,一时间也有些尴尬地转移话题道:“总之妈的意思是,如果是你男朋友的话,在家洗澡也没什么,你就大方承认了,等会儿妈看看小伙子长什么样...”

    舒心怡平复了一下内心激荡的心情,顿了顿后才说道:“妈。你这都说到哪个天南海北去了,你先听我说嘛----陆修真的只是我的朋友,至少现在还没到你想的那个地步...”

    舒心怡知道这时候效果已经差不多了,心里不禁偷笑。等下回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再让路修过来家里和她爸妈一起吃顿饭,那就百分百能成功了,他们绝对看不出任何破绽。

    “原来小伙子的名字叫陆修啊,名字听起来倒是挺有涵养的,只是不知道人怎么样,配不配的上我们心怡。”徐红梅喃喃说道,也不避讳舒心怡就在她的面前。

    “妈耶,你不是巴不得我赶紧出嫁么,怎么现在却开始担心别人配不配的起我了,搞得我跟哪国的公主式的。”

    徐红梅白了女儿一眼,说道:“你就是妈妈的小公主,这还用说么,妈妈平时虽然着急想抱孙子了点,但也不至于随便就把你嫁了好吗,起码的门当户对,男方长相基因什么的,还是要看到好吗。”

    “哦。”

    舒心怡吐了吐舌头,内心不禁一暖。

    总而言之,徐红梅并不是很相信她的话,一脸狐疑地看着她,道:“妈妈才不相信你们俩还只是朋友呢。”

    “呵呵,你不信算啦。”

    以一句你不信算啦结尾,舒心怡心中暗乐,算是深藏功与名了。这会儿徐红梅心里早就认为陆修跟女儿的关系就算还没定下来,那也是差不多了的。

    电视里面正播放着徐红梅也喜欢看的电视连续剧,只不过徐红梅现在心思却并不在电视上面,她翘着二郎腿,盯着电视屏幕,眼神有些空洞----傻子也能看得出来她是在静待陆修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

    舒心怡心中不禁偷偷祈祷着,陆修啊陆修,一会儿你可得机灵点诶...因为她见徐红梅这架势,俨然是一副严母审婿的样子啊!她想着陆修可千万别赖她才好,毕竟她也不晓得事情怎么就戏剧化地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

    舒心怡听见卫生间里没有冲水声了,便晓得陆修应该是已经洗完澡了。

    但是里面已经安静了许久,也不知道陆修在里面做什么。

    “那个...心怡,有没有毛巾?”陆修的声音传出来。

    舒心怡一愣,这才想起来陆修没有毛巾。

    稍微寻思了一下,舒心怡直接说道:“就用上面的那根吧。”

    “好。”

    陆修很爽快地答应一声。

    按照舒心怡说的上面的那根毛巾----可上面挂着两根毛巾啊,一根红色的一根绿色的,到底是哪根呢?

    不过他这会儿哪有时间和功夫去纠结到底是哪根毛巾,根本没想多久,陆修直接就拿起了左边那根粉红色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以及头发上的水。

    毛巾上面带有香香的味道,沁人心脾。

    毋庸置疑,这根毛巾是舒心怡用过的,这一定是她的味道吧!

    化妆品腌入味儿了?不,这并不像是化妆品的味道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变态的心理,陆修在擦完脸和头发之后,还忍不住拿起粉色的毛巾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嗯,一缕幽香,怡然自得,闻一闻精神百倍,嗅一嗅法海清明!

    陆修不禁一阵yy,喃喃出声:“舒心怡用过的毛巾可真好用,还香香的。”

    过了一会儿,陆修直接在自己脑门上一拍。他是心大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在舒的妈妈在外面坐着的此刻,还在里面偷偷yy着舒用过的毛巾?

    于是乎,陆修将裤子穿好,至于上衣,因为舒心怡还没有拿来,他只能光着膀子先出去再说了,反正他一个男的光个膀子倒也不是很有所谓。深吸了一口气,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上尚残存的水渍,他一边打开卫生间的门锁,跨步走了出去。

    刚刚出去,立刻就迎接上了两对目光,一双大一双小,共四只眼睛。

    舒心怡的就不用说了,最直接的是徐红梅的目光。

    徐红梅直勾勾地看向陆修,眼中的异样一闪而逝----

    好俊俏的小伙子!

    女儿的眼光果然很不错,至少从外表上来说,这个男孩的基因非常不赖。

    舒心怡这时却掩着小嘴突然盯着陆修手里的粉色毛巾惊呼一声,脸上的神情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陆修,你不要告诉我你用的是这根毛巾!”

    陆修抓着手里的毛巾看了一眼,奇怪道:“我是用的这根毛巾擦脸啊。”

    当然陆修可不会蠢到把他偷闻毛巾的变态事情给说出来。

    “呃...”舒心怡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精彩了。

    “...有什么问题么?”陆修有些纳闷。

    舒心怡看了一眼身旁同样疑惑的徐红梅,凑过脑袋来,在陆修的耳边脸红着,轻声说道:“哥哥,那可是我用来擦那里的毛巾啊!”

    “----”

    陆修并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手中的毛巾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难怪他觉着怎么会有一股幽香的味道呢,原来这根粉毛巾是舒洗澡后用来擦拭下面那里私密部位的...天了噜...陆修忽而觉得鼻尖有股暖流即将破体...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

    徐红梅的声音顿时将神色各异的两人的注意力重新抓回到现实。

    …

    陆修此时只穿着裤子,上半身是光着的,但却一点不显消瘦,肌肉线条顺畅优美,宽厚但看起来又不显过分壮硕。是那种女人一看就很有安全感的类型。

    徐红梅的眼睛一亮。连她一个老女人都能感觉得到陆修身材之好,难怪女儿能看上他呢。可是很快,她也察觉到了不对----陆修看起来怎么这么年轻?甚至都不能说是年轻,而是稚嫩!陆修的脸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岁左右好不好,说他十七八岁,徐红梅都是相信的!

    女儿怎么会找了一个这么小的男孩子?这不是老牛吃嫩草么?不不不,这倒没什么,只是年纪相差太大的话,这个叫陆修的男孩子会不会对女儿来说太幼稚了?到时候照顾不好舒反而要舒照顾他给他当半个妈?不行,这怎么行呢?想到这,徐红梅当下就微微蹙眉。

    舒心怡自然不晓得徐红梅在想些什么,只从她表情变换来看,她也只能光对陆修苦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意思是你自己看着办吧。

    “陆修,你今年多大?”

    “呃...”

    陆修和舒两人对视一眼后,陆修便直接说道:“伯母,我今年二十二。”

    “你有二十二了?”

    徐红梅惊讶中带着一丝惊喜,这倒是比她想象中年纪还要大一些。可是他真有二十二么?

    陆修于是说道:“我只是看起来比较年轻而已,实际上今年刚过完二十二岁虚岁的生日。”

    “哦,这样啊。”

    徐红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