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凤舞云纱花月影-> 正文 第十八章 雪凌花

正文 第十八章 雪凌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连着几天,凤熠没有出现,每日除了看书,语微就跑进灵花园里凝炼灵露,按照那些书籍中描述的那般配置一些药液。然后,将提取过灵露的花瓣采摘下来,放入才送过来的酒坛里酿制百花酿。

    到底是皇宫深院,灵花园的灵花少则数十年,多则数百年,都是药效极佳的世间珍品。

    这几日,语微的修为在灵露的催动下突飞猛进,一举突破灵修境四阶,运灵时,手中带动的灵光更加耀眼凝实,可以轻易击碎花园里的磐石。

    这种实力,应该跟慕府那些侍卫差不多了。

    欣喜之余,留了个心眼,平时收敛气息,还像之前那样。

    新皇凤熠给她的感觉很诡异,莫名其妙地困自己一人在月薇宫里不让外出,她也没看过第三个宫人出现在月薇宫附近。

    今晚是月圆夜,硕大如盘的银色月轮挂在东方,灵花园的灵气更加茵藴柔和,凤熠出现在月薇宫。

    他穿着宽松绫纱袍服,头发随便挽在头顶,用一根玉簪别住,神态悠闲地站在那里。

    “月影,过来。”

    语微迟疑一下,走了过去。

    “这几日过的可好?”凤熠拉着她的小手,将她带进灵花园中,坐在一处圆形露台上,眼神里有灵光流过。

    语微点点头,随着凤熠的示意,坐在他对面的蒲团上。

    月华的光芒在露台里闪出奇异银光,引得周围灵雾盘绕在露台周围。

    “你这几日可曾修炼?”凤熠问道,像个老师在考问学生。

    “修炼了,可是没有进展。”没来由的,语微撒了个慌。

    “哦?”凤熠伸手探住她的脉搏。

    语微顿时觉得有一股清凉的灵力探进筋脉。她吃了一惊,连忙封闭筋脉,阻止那道灵力进入。

    这个技能仿佛是她与生俱来的本能反应,一刹那便做到了。

    凤熠皱着眉头,收回手指。

    “筋脉不通,和幼时一样。”凤熠自言自语,“难道只有那种方法才行?”

    “月影,你可曾知道有一种功法,用自身灵力凝结灵珠,就像这样。”凤熠双手飞快结个手印,一团团灵雾盘旋而来,围绕凤熠的双手,绚烂光华之后,他的手上渐渐出现一颗明亮的珠子,说是珠子,其实它是由灵力凝结而成的灵力珠,并不是实体。

    “张嘴,吞下去!”凤熠说着,将那颗灵力珠丢进语微嘴里。

    灵力珠一入口,就有一股强大灵力冲入腹中,差点让她破了收敛术。

    “赶快调息!”凤熠命令道。

    语微赶紧运用从书籍上摸索的方法调整腹内灵气走向,小半天之后,她的修为隐隐要突破四阶到达五阶。

    她赶紧压制下去。

    凤熠突然拉住她的手。语微就觉得手腕处一凉,接着剧痛传来。

    他竟然拿刀片割开她的手腕,取出一只玉瓶,接住流下的血液,待她头晕昏沉的时候,才拿开玉瓶,用一块绫纱缚住伤口。

    然后任凭她倒在露台上,起身离开。

    月华如水,照着露台上少女娇小的身躯,周围静匿无声,只有秋虫呢喃。

    渐渐的,少女全身散发银色光辉,一如天空中那轮霜月。

    一枚银色珠子盘绕在她周围几圈后隐没进她的身体里。

    语微在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个红衣女子用刀片割开她的手腕,拿着一个玉瓶接了鲜血离去。

    接着,两个丫头抱起她,拿着一碗碗苦药灌进她的嘴里。

    这个梦反复做着,直到她睁开眼睛。

    清晨的阳光温暖地照在她身上,让冰冷的身躯有了一丝暖意。

    原来是这样!自己是他们豢养的药人。

    语微眼中冰冷如水。怪不得呢,自己自小体弱,还能在灭门惨案里留了一条命。

    凤熠!月薇!你们很好。

    语微解开缚住手腕的绫纱,那里光润如常,竟是看不出一点伤痕。

    好奇怪!是凤熠那团灵珠的能力,还是自己自身的能力?

    她怕疼,一点都不想再在自己手腕上划上一刀。

    头还是晕的很。她勉强站起身,走进自己卧室,从床底摸出几瓶灵露,一口气喝下三瓶。

    以前她不敢喝得太多,就怕会走火入魔,现在已经顾不得了,她必须早一点强大起来,离开这个鬼地方。

    腹内如火烧一般,渐渐蔓延到全身。这次的皮肤比以前还红,如煮熟的龙虾。

    灵花园里也有个清潭,平时她就在这里洗漱。喝得水是从旁边一个竹节处接的清泉水。

    她这次不想早早泡在清池里,而是坐在岸边硬撑着,只看灵露能将她的修为冲到几层。

    全身沸腾着,连骨头都咔咔作响。

    五阶、六阶……她终于成功突破到了修灵六阶。

    体温慢慢降下来,全身却布满黝黑杂质,味道堪比下水道。

    经过这一夜,语微突然什么都不怕了,也不再怕鬼。

    试问,那些飘渺的鬼能有那些人可怕吗?

    语微冷笑。

    她跟过来送膳食的宫娥说,她想进藏书阁看书。

    晚间,凤熠来了,带了两摞藏书。

    “你想看什么样的书,我让人取来。”他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对待她像对待亲妹子一样有耐心。

    语微好想看到他变成魔鬼的样子,也好过看他这样假惺惺。

    她跟他提了一堆要求,还要三百年以上的灵花酿酒。

    “御花园有些灵花已经几百年,今晚朕带你去取。”

    语微点头,跟着凤熠第一次离开月薇宫,进入一个繁华似锦的灵花园中。

    凤熠牵着她的手,她另一只手里提着篮子,如一对情侣般,跟着凤熠深一脚浅一脚走进御花园中。

    没有宫娥掌灯,只顺着夜幕下半月的光影。

    凤熠带她来到一处流光飞舞的灵花前。“这雪凌花已经五百年了,你就采它吧。”

    语微点点头,从身上的衣兜里摸出一把剪刀,将一大丛五百年雪凌花的花朵全部剪了下来。篮子装满了,又揣在衣兜里,最后还剩十几朵,全部剪下后捧在怀里,可怜兮兮地看着凤熠。

    凤熠眼角微抽,只好帮她提着篮子,一路送她回宫。

    第二天,吴贵妃带着几个宫娥进入御花园,看见光秃秃一片的雪凌花丛尖叫起来:“是谁?谁剪了我的雪凌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