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风雪过无痕->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斗黑熊(1)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斗黑熊(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那个叫“猴子”的人张拳握紧手上短弓,捏汗的手和脚同步继续向前轻快移动。不一会觉得可以了,回头对后面的两人比划OK手势。

    王双全他俩看到手势后分开来,王双全向右边走去,叫他“牛力”那老者继续跟在“猴子”斜后面去,不过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

    寂静的呼吸声。

    “嗷~!”

    小昌星他们只听到一声吃痛大吼声,声音响彻山谷清晰回荡,这时每个人心里不由才担心起来,自己是不是惹了个不该惹的家伙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怎样,现在只剩下上了。

    “掩护!”

    只见“猴子”往预定的路线跑回,身后跟来了个一人高,身长三米的大黑熊,熊掌一步一米来长。

    见眉头翘得老高的“猴子”,看来他是有点低估了黑熊的奔跑速度。

    “猴子”的奇袭估计是有点近了,不过听到那大吼声,效果和危险明显是成正比的。

    这不,一只怒火中烧大黑熊极速追赶着,血盆大口往外跟甩飘了一地口水,它愤怒的根源是自己耳朵旁插了三分之一的箭支。即使这样,血水也只有些许往外缓慢溢出,熊的皮糙肉厚“猴子”现在才真正领教了。不过可惜的是射偏了,不然那熊早就被一击毙命了,估计往下没那么好的静靶机会了。

    牛力听了猴子掩护的话语,反倒不慌不忙,硕大的手臂拉起差不多一人高的大弓,抽箭,上弦,一气呵成,单膝跪地集中精神瞄准正在追赶“猴子”的大黑熊。

    “嘣…嗖……”

    只见离弦的利箭随声飞速直行,白色箭羽轻微摆动发出利风向后流窜的声音,那么大弓箭还使得如此轻松,不愧于牛力这称号。

    “呲……”箭体入肉三分。

    “嗷呜……”

    黑熊侧面,鲜血伴随刺痛吼叫溅射而出,这也让黑熊的步伐放缓了三分。

    发现同伙!黑熊是愤怒的,一会儿帮捅耳朵,一会儿给肚子放血,当它泥捏的不成!

    所以在场谁对自己最有威胁,黑熊肚里是有数的。地上尘土弧度一转,黑熊“放跑”猴子,往它认为比较胖的牛力愤怒冲了过去。

    牛力只好遗憾的收起大弓,看来它不给他发第二次的机会了。

    想着,收弓入背,牛力看准旁边三人粗的大树,掏出两把短刀,两脚一跳一夹,粗壮笨拙的身体犹如大肉~虫,缓慢往树上蠕动着。

    “移动靶?有意思。”右边隐藏大树背后的人看了这一幕轻声说到。

    说着手速是不慢,毫不犹豫,搭弓就是两只箭羽射去。

    别小看一弓只多出的一根箭,这可是时常训练后的结果了,想要加箭不打架而又能有准星,王双全现在的极限了。

    没有两箭缭绕带火飞去,只有目标分明的两箭,那就是黑熊的头部。

    在发现有胖子捅了自己的肚子后,黑熊哪有不提防还有别人的可能,它不傻。

    只见黑熊突然停顿了一下,熊头左右狂甩起,不是它不想躲避,而是这两只箭已经考虑到它向前冲和停下的熊头位置了,能专注对付一支箭就没必要非讨来两支。

    黑熊的判断是正确的,刚刚王双全瞄准的是下一步黑熊直接冲刺的头和肚子。

    只见瞄准腹部的箭被黑熊甩头打了下来,只擦破一点熊脸皮,厚脸皮的黑熊动作完之后继续专注的跑向爬树的“肉~虫”牛力。

    “他…妈的贼精。”王双全见偷袭落空,不退后反倒向黑熊的方向拔腿跑去,边跑边拉弓准备找准机会随时蓄势待发。

    只一会,王双全又是四箭落空,不过也不是无用,至少牛力已经到十米的树叉上了。

    跑掉的猴子也是和王双全一样,从另外一边往牛力这边靠拢,为什么?

    只因为熊是会爬树的啊!

    说快不也快,说慢黑熊也奔到牛力的大树底下了!

    没有愉快的打招呼,黑熊一到树底下,立即直立来就是两巴掌熊掌。大树感觉到黑熊此刻深深的恶意,它恨不得撕裂它,树干却也同时感受到扒皮的痛苦,树身身体被留下了长长熊爪痕。

    远处一伙年轻人也被震撼到了,他们脑海随爪痕,如同大树身体一样,目光远去但画面的印记已经深刻留下了。

    一群人不由得喉咙干渴干咽起口水,但也有另类的人在舔着上唇,是不是装就不知道了。

    停歇?不可能的,只半会儿,大树和黑熊来回都有几个回合了,要不是身体两只箭的阻碍它早就上树了,其实慢慢的已经不止两只箭支了。

    爬?当然,现在爬树也不晚,黑熊见树太粗却是震不下来人,只得忍痛抱树。

    不是觉得打不过树和树和好,它是要上树吃人啊!

    “嗤…”一抱就是一个熊印,“嗤…”移爪又是一个熊掌印,难为了树兄,这可是不下六百斤的身体啊!可能还要更重!

    同时,另外两个靠近的人也不闲着,爬树的熊难道不是上好的靶子吗?

    是靶子,王双全火力全开,背后的箭壶两只两只的减少着,减少的效果是黑熊背后的几支随熊肉上下颤动的箭支。

    王双全最成功的是黑熊屁股上又多出的一条尾巴,不由暗骂你熊头摇晃个什么劲啊,你是在爬树,不是摇头…丸加钢管舞,老老实实被我扎死不就得了。

    黑熊不可能被这些“不痛不痒”的箭回头了,它还要上树解决最具威胁的胖肉~虫呢。

    牛力要任黑熊把自己拖下树撕咬而死吗?

    树上的他可不这么觉得的,因为弓还不离身啊。

    树上拉大弓?

    可行!

    牛力一屁股坐在树的分叉上,左手扶紧树干,右手一晃,弯弓从背上甩的眼前,脚一提弓,右手一搭比别人还粗大的箭支,脚下一用力,弦对弯月,几近满弓。

    这时火急寥寥的猴子,简称“火”猴子已经在了对面的树上了,和熊爬相比,爬树的专家还是猴子啊。

    他爬树干嘛,看瞄准熊头就知道了。为什么他不像胖子力牛拉弓那么费劲?不废话吗,轻巧如他上的是颗一人小歪树,现在正在树枝稳当的拉弓呢。

    他可不怕黑熊来摇树,因为它正在努力想要抓住和自己在同一颗大树的牛力呢。

    树下不远,王双全也已经来到了,他本来就离他俩远一点。

    箭已经就剩一支了!不是他不节约,是真的双箭还比单箭更显得贱啊,几波下来,这不。

    王双全望着树上,阳光特别辣眼,眼看瞄准菊花不是,不瞄菊花也不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