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末日乐园-> 1109 早应该告诉你的话

1109 早应该告诉你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全本 .,最快更新末日乐园最新章节!

    答案当然是不。

    不是因为季山青顾及到林三酒,所以不愿对她的朋友这么做;而是他太聪明了。

    他当然不会制造出一个让林三酒大怒之下,再也不回头的局面。即使仅仅是有这样的可能性,他也不容许。

    这份心思,他清楚,他知道林三酒也清楚。

    在相对无言的这么一会儿里,林三酒定定地望着他,一遍遍以目光摩挲着他的头发、肩膀和面庞。假如她真的有个亲弟弟或妹妹,恐怕也就是她现在对待礼包的这份心情了吧……即使知道他肯定会利用余渊,她仍旧没法对他真正生气。

    “那么,余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疲倦地问道。

    季山青轻轻咬住红唇,浮起了一丝为难。这到底是给姐姐看的,还是因为他确实感觉很为难,林三酒说不好——她其实也说不好,礼包接下来给她的答案到底会有多少是真实的。

    “我……我收到联络器呼叫了,找过去的时候,发现来的人不是你。”

    他低着头,长发滑落脸庞,将他的脸隐在阴影中。要他向最想对其隐瞒的人坦白自己的心思,可能对他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残忍;但这句话平平淡淡,又实在听不出什么。

    “只看了他一眼,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忘了当时具体的情况,只记得心里一直反复在想,如果来的是姐姐就好了。”

    “然后发生了什么?”看着他发呆似的盯着自己膝盖,好像忘了继续往下说的样子,林三酒不得不逼问了一句。

    “然后……我转身走了。”

    季山青的双眸在阴影中泛不起光泽,双手握成拳头,紧抓着袍子。“他一直用联络器持续呼叫我,那么信号迟早会被数据体接收到。所以当数据体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我不吃惊。”

    林三酒闭了闭眼睛。

    什么都知道的话,礼包当时应该没有走远吧。

    她回忆起来当时数据体告知她的话,以及它们多么想要吸收新成员,越想,一颗心越往下沉。余渊这个人,其实是很不适合末日世界的。他的出身地太过理想,他的性格又太过温柔——失去了他精神与肉体的双重家园后,他其实比一般人更容易受到永久、安宁与和平的吸引;她甚至能够想象得出来,他当时挣扎摇摆的心理活动。

    她怔怔出神的时候,季山青冷不丁地抬起了头,惊了她一跳。他的声音薄得仿佛一折即碎,眼睛里闪烁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光芒:“姐姐,为什么他要用我给你的联络器来呼叫我?”

    那并不是真正的联络器,是【战斗物品】——话到嘴边,林三酒又说不出口了。重点是这个吗?当然不是。

    她在自己也弄不明白的震撼中战栗了一会儿,终于只是低声地说:“对不起。”

    季山青反而像个草丛里的兔子似的,乍然一惊。

    “姐姐,”他有点儿急切地探过身,“你不需要道歉——”

    不,她需要。

    “……后来呢?”她轻声问,打断了他的话。

    季山青慢慢坐回去,只是望着她,没说话。他看上去是如此苍白而单薄,小小的一个,漂浮在无垠漆黑的宇宙之中,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

    林三酒明白了。她将脸埋在手掌里,使劲抚过皮肤几下,想籍此获得一点纾解;一时间突然涌上来的沉重疲倦,几乎要让她呼吸不畅:“……告诉我,是他自己选择的吗?你、你有没有——”

    “我什么都没做!”季山青急急地说,“真的,姐姐,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是他自己做的选择,我完全没有——都、都是他的——”

    林三酒很少听见礼包如此语无伦次过。她抬起一只手,对面的话音就停了。她还是不愿意抬头看他,只看着自己的手指,低声问道:“他……他现在已经?”

    “姐姐。”

    季山青轻轻叫了她一声,声音里的某种情绪,令她不由自主地抬起了目光。

    “他的确已经同意移民了,”他清泉般的嗓音里,略略颤抖着渴望,眼睛里光泽流转:“不过,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一步。”

    “怎么说?”

    “数据体的手法我大多都明白。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如果能反向操作……或许能够将他恢复原状。当然,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可能很复杂——”

    礼包的声音渐渐远去了,林三酒不知不觉地沉入了自己的思绪里。

    余渊是在一个没有外人插手的情况下,完全自主地做出了一个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她有什么资格跑过去将他的决定撤销?即使她不同意他的决定,又怎么样?那是属于他自己的意志,他终于找到了一条脱离大洪水的路。

    想到这儿,她不由又看了看礼包。

    他确实太聪明了,只与她目光一撞,似乎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姐姐,他下决定的时候,还没听过你的意见。我们先想办法将他复原,由你来和他谈谈,假如他还是想‘移民’,那么我们到时再尊重他的意见把他送回去——这样不是更好吗?”

    乍一听,确实很有道理——尽管仔细一想,这种做法未免隐隐有点儿傲慢。不过当林三酒望着礼包的时候,占据她脑海的不是傲慢与否,却是油然而生的、丝丝缕缕的怀疑:现在这场对话,是他计划把她带回去的一部分吗?还是见她发觉了真相,所以临场发挥、随机应变出来的?

    她一点儿也不怀疑,如果礼包愿意的话,他有一千种不重样的办法让她留在数据流管库里。她并非不愿意陪在礼包身边,只是……她不愿意只陪在礼包身边。

    见自己的一席话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季山青有点儿不知该怎么办好似的挪了挪身子。他没有表现出来,一点儿也没有——但是林三酒知道,他在害怕。

    “在我收起了联络器以后,”

    过了好一会儿,林三酒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异样地低沉平缓,叫季山青一怔。“我曾经想过很久。我……我确实不理解你,或者应该说,我不够理解你。你才来到人世间的最初几个月,我难以想象那是一段什么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你会对人产生什么样的印象。你甚至没来得及对世界形成理解,就不得不在不停的计谋和反杀中存活下去。但即使是这样的你,在我说了我不会拆开你的时候……你还是相信了我。”

    季山青愣愣地望着她。

    “也许不是全然相信,也许你夜里还是会怕,也许你有时忍不住偷看我的脸色,揣测我的心情。但你最终还是相信我了。这其实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林三酒慢慢站起身,说道:“对此,我一直把它看成是理所当然的事,一直没有说过谢谢你。”

    随着她的动作,季山青仰起了头,长发滑下了背脊。

    “谢谢你,”林三酒走到他面前,弯下腰,把一绺散乱的黑发别向了他的耳后。“我有一些话,早就应该告诉你,希望还不算太迟。”

    “什……什么?”他的声音微微发颤。依然在害怕——或者说,更害怕了。

    “是我不好。”林三酒蹲下身子,使二人视线平齐。她望着那双睫毛不断扑闪的眼睛,仿佛直直望进了一片湖潭里,凉凉的水意能从指尖一路漫上皮肤。“你相信了我不会拆开你,却没法相信另一件事……那是因为我做得还不够。我没有给你足够的信心,让你相信我也会一直包容你,陪伴你。”

    她一边说,一边伸出手臂,轻轻将他揽近了一些。一开始,礼包的身体是僵直的,好像仍然处在震惊中,没有完全理解情况;随着她稍稍弯起胳膊,他似乎才终于明白了过来——他一点点,颤抖着,顺着她的动作,将自己的下巴搭在她的肩膀上,甚至不敢着力。

    就算不怕被拆开了,他的衣服依然穿了一层又一层。不过,即使是隔了这么多层衣服,他的身体却还是轻飘飘的、薄薄的一点大,好像只要把他团一团,就可以抱在怀里带走了似的。

    “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成为了什么样的人,”她低声说,手指慢慢抚过他的脑后,“我……我都会在这儿。所以,不用再试探,不用再担心了。”

    也许所有的小孩都希望妈妈只是自己一人的——她觉得,才不过几岁大的礼包一定正是近似于这样的心态。他做的一切,大概都只是在寻求保证、让自己心安。说到底,还是因为那小孩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并非是对他乖巧、可爱或聪明的奖励;事实上什么也不为,那本来就是无条件属于他的东西。

    “……姐姐,”

    她看不见礼包的神色,只能感觉他的身体在手掌下一抖一抖,连带着声音都随之发起颤来。她等了等,以为礼包有什么话要说,却听他呜咽了一会儿,依旧只叫出了两个字:“姐姐!”

    他忽然抬起手臂、反搂住了她的脖子,将脸深深埋进她的怀里。

    “姐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