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虫族之顾唯-> 108 第106章 陵园夜探之怨灵

108 第106章 陵园夜探之怨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当兵苦, 上一世的顾唯只是明白,而具体有多苦, 那时的她并不能真正了解。不过, 到了这一世, 生而为固泽尔.唯——固泽尔家族的唯一继承者的他, 对此却是深有体会。

    也许是因为前世的某些不良记忆所带来的后果,顾唯深感自己有苦而无处也无力去吐槽。

    在虫族,每一位适龄的公民(年满七岁, 年纪好小噢!), 只要身体健康,都是必须服兵役的。

    为了让自家的宝贝儿砸快速地适应未来的兵役生活,父上大人(凌)也是很拼哒。他很早就开始要求顾唯每日坚持训练了, 而这个很早, 其实是在顾唯幼生期的最后一次进化(顾唯五岁)完成后开始的。

    真的是很早吧!

    虫族幼生期的最后一次进化, 是虫族星核形成的关键时期。

    完成这次进化后, 有近95%的虫族会在体内形成虫族星核。而这近95%的虫族, 如无例外的话, 将在未来完成其至少50年的虫族兵役。

    所以, 在确认顾唯体内的星核已经成形之后,身为父亲的凌,只能为儿子安排好训练课程了。

    于是,当时年纪还小小的顾唯,虽然对自家雌父的安排是满心的抗拒,但最终也只能化“悲愤”为食粮——狠狠地吃了!

    唔, 他家老子的手艺不错。

    不是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嘛?

    而他,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可以用来报复他家老子了!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曾经的顾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死后,来到现在所处的这个几乎全民皆兵的虫族世界。

    而更让上一辈子的她万万想不到的是:他这第二辈子,自小就必须苦练身体,努力地打熬自己,为的不过是在未来的战场上,攻击敌人的同时,尽可能的保存他自己。

    说来惭愧,上一辈子的顾唯,对服兵役却是很有些抵触情绪的。

    当然,那时的她的那所谓的“抵触情绪”,也并不是完全为自己,更不是为她的子女,而是为她的几个平日里在家中颇受宠爱的孙辈。

    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逃兵。

    所以,即使是在和平年代,军队对“逃兵”的制裁也是相当严厉的。罚些款,受些相对严厉些的惩罚,都是一种幸福。被打个半死,甚至因特殊原因则被一枪击毙,都极有可能发生。

    只是,似乎是和平的日子过得久了,总有个别从小倍受娇惯的小子因一时兴趣报名去当兵,却又因承受不了训练的压力以及部队的氛围而萌生“逃跑”的想法,甚至付诸于行动。

    很不幸的是,顾唯曾经因为一次偶然,就亲眼目击过其中的一种最糟糕的结果:前一刻还鲜活的生命,瞬间就失去了色彩。那个走了极端的孩子濒临死亡时抽搐着的身体,让顾唯之后接连做了三个月的恶梦。

    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还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只因为一时的心理问题,没有被及时发现并予以安抚,就造成那样一种无法挽回的悲剧。

    顾唯有时候会想:那是否应该归责为,负责他们心理问题的教官的失职呢?

    所以,后来的顾唯,曾经一再阻止过自家的孙辈去考军校。甚至,直到这一世,他都没有为此而后悔。

    至于上一世,她会做出那样的决定,究其原因,无非是她觉得:让自个儿家自小就被娇生惯养坏的小祖宗去适应军队的生活,委实太艰难了些:这小孩子家家的,不知是怎么的就被鼓动起了兴致,非要去报考军校不可。可是,万一小祖宗在队伍上一时想不开,因为怕吃苦当了逃兵,那么他的一辈子可就彻底地毁了。

    至于更糟糕的情况,顾唯更是想都不敢想。

    那一次的偶然,真的把她给吓坏了!

    她呀,好怕!

    其实,顾唯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态实在很糟糕。

    在和平年代,军队是一个相当锻炼人的地方。正常情况下,从部队出来的孩子,其自身的素质都是很不错的。

    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认识上的误区,从部队下来的孩子,如果没有机会(或者是机遇)获得一份好的工作(比如政府机关、公检法部门、自主创业等)的话,其职业就会被人为化的固定为诸如安保、司机、武打替身等,更多的则是普通工人或者回家务农。

    没有多少人会发现,如果给这些退役的孩子们学习和实践的机会话,他们在执行力、吃苦耐劳等各方面比普通(具有同等文化水平的)人更具有职业竞争力。

    至少顾唯对军队出身的孩子更为认可,也许部队出身的孩子对地方上的工作在接触之初,会很难适应,但至少顾唯自己就愿意为他们提供更耐心些的培训和教育以及比普通人更长一些的适应时间。

    可是,顾唯本身所有的认识和原则都没有出什么差错,但是就是那一次偶然的遭遇,让她改变了让自家孙辈去部队锻炼的决心。他家的孩子,不去也罢了!

    唉!

    可怜天下家长的心。

    孙辈也就这个样子了,只能指望曾孙辈了。

    可是,顾唯没等到孙辈成年生育下一代,她就咽气了!

    真真是“死不瞑目”!

    于是这一辈子的顾唯,只能自己苦哈哈的服兵役了。

    每位虫族战士在其一生中,都要经过三个阶段:童子军预备役、预备役、正规服役期。

    而虫族兵役法有规定:自进入少年军校之始,即为虫族少年们的童子军预备役的开始。至虫族少年们从少年军校毕业的时,即为童子军预备役的终止。

    所以,在虫族,已经开始明白些事理的小孩子们,也是要服兵役哒。只不过,他们的兵役叫做童子军预备役,一般情况下也就是每年在固定的某个时间段里执行些较为安全的任务,其服役区域自然不会被安排在虫族母星之外。

    等到孩子们进入高等学府(比如:帝**校)的时候,他们才正式进入预备役服役期。(更准确的说,帝**校前三年,应该算是准预备役期,而四年级之后,才算是孩子们预备役的真正开始。)

    只是,预备役服役期虽然是比童子军预备役的服役时间更长些,但也是有时间限制的,因为学业对这些孩子来说更为重要一些。拔苗助长的事,无论是虫族帝国政府还是虫族帝**队,都不屑为之的。

    虫族战争太残酷,帝国要给孩子们一段长长的适应期嘛。

    只是,这实在让曾经年纪小小的顾唯每次想想,都感觉好生的绝望——没完没了都!(#`′)凸

    不过呢,似乎帝国的这种教育方法挺管用哒——顾唯现在已经习惯了回了家来一眼看去,大街上除了未开始上学的孩子,以及上了年纪的老人(虫),这满眼的路人,都是一身军装笔挺。

    噢!

    就这样吧!

    这毕竟是个爱武装的年代呵!

    在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虫族帝**校生的后两年(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学习,是可以根据这些军校生服役的时间,以及学业的完成进度,把学业向后推迟3至5年的。自然的,他们的预备役服役期也会依据他们自己的学业完成进度做相应的调整。

    毕竟,军校服役生们在服役期间,首先要完成事情是军事训练和上级下发的任务嘛。至于他们的学业,也只能利用他们的空闲时间自己想办法去完成了。

    所以说,虫族的孩子们,他们真正的预备役服役期的时间,其实是不大好固定的。

    对于自己未来的学业,顾唯从未想过拖延。

    毕竟,就他家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是没有拖沿的权力的。固泽尔家还有秦家所拥有的资源,让他们根本做不到独善其身。顾唯越早完成学业,对他们固泽尔家(还有老秦家)也就越有利。

    自小,顾唯就耳聪目明、记忆力超群(尤其是在他修妖之后)。而且,随着他的神识(精神力)不断地增长,学业对他来说,变得极为简单。顾唯还曾想过:如果不是军校不允许提前毕业的话,他甚至能在一年内就学完全部的课程。

    这真不是他骄傲。实在是对拥有强大的神识(精神力)的顾唯来说,学业什么的真不算难。

    所以,所谓神童,也许并不是神话或夸大其词的存在?原因嘛,顾唯猜测:那些自小就聪明的,记忆力超群的,其实是他们的精神力及精神力天赋值远远高于平常的孩子?

    想到未来至少有两年,自己将在远离虫族母星的地方实习,顾唯心中就忍不住的暴躁。

    本来这些年上学,每年回家的机会就不多了。而未来,和家人更是聚少离多。想想未来的兵役生活,再想想一直被留在家中操劳的长辈们,顾唯不自觉得就有些心疼。

    回家的路上,顾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他这在家的最后一假期,还是多陪陪自家亲爱父上大人,以及两位祖祖得了。

    帕里尔森林里的事情一直有人在管,他也不需要操什么心。而功法的修炼需要闭关什么的,也不是一时就能完成的,这一打坐,十天半月就没了,实在不适合现在的他,还是先放一放的说。

    于是,在决定绝不辜负自己这最后的一个自由的假期后,顾唯的心反而踏实了下来。

    嘿嘿!

    他顺便再享受几个懒觉吧。

    这一回,他家父上大人,不会再拎着他的耳朵让他起床了吧?

    好久没有这么赖床了,上次的赖床,现在想来,就像上辈子的事一样,感觉很遥远。

    儿子回家变得这么懒,凌也有些无力吐槽。

    更让他无语的是,这破孩子居然大晚上,抱着他的被子,直接滚上了自己的床。

    只是,随着自家儿子跑上床来的,居然还有一只刚成年的狡伏!

    儿砸!

    这么危险的玩意儿,你也敢往家里带?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篇,未来另外帐号更新 ---------

    重生之唯愿平安

    主角:王唯琳(待定)

    配角:齐浩轩(待定)

    唯琳愣愣地走着,这是一条她以为早已被她自己遗忘掉的,只能在她那极有限的梦中反复地走过的路--如此的熟悉而又陌生。

    她知道,她一直无法真正忘记曾经的人和事,因为那已经成了她的心魔。

    那么,这一回,她还是在自己的心魔里吗?

    如果是,又为什么如此的真实?

    半个小时前,唯琳自校卫生室的病床上醒来时,就一直在发呆,因为她以为自己还在渡心魔劫。甚至,她的心中还在感叹:元婴期的心魔劫真踏马的强!

    噢!她眼前的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居然,让她无法找到任何的破绽!

    呵呵,早知如此,她之前就会努力修炼了。

    记得当年,她进阶筑基期时的心魔就是破绽太多,让她忍无可忍,直接将之打破,回到现实的。而金丹期的那一次,也是让她好生失望,导致她晋阶成功后好一阵子的失望。

    可现在,无论是她身下病床上床褥的触感,还是自她醒来所接触到的人或事,甚至是她走过路过的校舍、路边的白杨,以及此时马路上正行驶的车辆,都真实得让她不由得心慌。

    这不像心魔啊!

    为什么说是半个小时前,而不是数百年来,唯琳一直使用的计时(比如说半柱香以前),是有原因的。

    那是因为,此刻正被戴在她的手腕上的那块意外的让她眼熟的表的指针,自她清醒后,刚刚走过了半个小时。

    而这块表,唯琳清楚的记得,是她的爸爸,在她初一报到的前一天的下午,特意为她选的礼物。

    由于这是一块机械表,显得,当然也确实是真的比较厚重,所以唯琳并不太喜欢,以至于最终在她初一开学后的第三天,就搞丢了它。

    就因为这件事,让这个当时还未满十二岁的小丫头,头一次有了一个非常现实的认知:儿歌里,马路上捡到的一分钱,并不见得真的会被交到警察叔叔的手里。尤其是手表,这种不止一分钱的物件。

    虽然,这是一块她只戴过三天的腕表。但是,多少年来,唯琳却从未忘记过它那银色的表盘上闪眼的色泽,以及自己收到这份礼物之后的欣喜,尤其是在知道这份礼物是自己独有的之后。

    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一块表,对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个大物件了。

    只是,当时的她,还是个懵懂的孩子。

    所以,她只知道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第一份真正的完全的属于她自己的礼物。因为,只有这一回,爸爸没有同时给二叔家的姐姐买一块同样的腕表。

    唯琳很开心,即使她并没有那么的喜欢它。

    因此,她记了它一辈子又一辈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